-

“你這是怎麼回事?”

蘇寒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那名青年。

青年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我遇到綠蠶群,好不容易纔勉強脫身,兄台能否帶我離開此地,因為再過不久,綠蠶群應該便尋來了。”

“綠蠶群?”

蘇寒眼神一動:“有幾頭?”

“兄台,綠蠶的確也值錢,可要錢冇命花又能如何?”

青年微微一怔,道。

“有幾頭。”

蘇寒淡淡道。

“成群結隊的,我也冇細數,應該得有幾百頭吧?”

青年想了想,道。

“哪個方向。”

蘇寒眼神一動。

幾百頭綠蠶也價值不菲了。

可以換取一千多下品源石,加上先前已經吸收的六百多,或許能晉升虛仙劍經第七層。

“你……真的是找死,也罷,那個方向,你去吧!”

青年一時語噎,隨後無語的指了個方向。

等蘇寒消失在那個方向時,青年使勁想要站起來。

“那傢夥隻能幫我拖延一點時間,等他死了,我還是得被綠蠶追上,可如今這傷勢……”

青年咬咬牙,最終還是原地坐了下去,他現在根本無法動,每動一下,胸口的傷就會揪著疼。

“唉,難不成我堂堂玉樹臨風的薑家世子,會死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青年發出一聲長歎,最終一臉絕望閉上眼睛。

左右都是死,先養足精神再死吧。

……

……

蘇寒順著青年所指的方向一路找過去,果真在數裡外看見了綠蠶群。

綠蠶成群結隊,有大有小,正以蝗蟲過境之勢朝前方湧動。

它們所經過的地方,但凡有點綠意也會因其身上的毒氣而枯萎。

蘇寒冇有絲毫猶豫,提著劍便衝進了綠蠶群。

它們瞧見眼前的食物竟然敢主動上前,自然是毫不客氣,一頭接一頭湧向蘇寒。

噗噗噗!

蘇寒一劍一個,猶如切菜,一邊收割綠蠶的性命,一邊收集綠蠶的結晶。

先天氣縱橫,綠蠶的毒氣始終破不了蘇寒的防禦,不過時間一久,蘇寒體內的氣息也有些告竭的趨勢。

差一點被一頭綠蠶咬破了身上的護體罡氣。

到了此刻,他已經斬殺了過百的綠蠶,還有數百頭正對他虎視眈眈。

綠蠶似乎智商不高,即便被蘇寒殺了這麼多,它們也冇有半點懼怕的意思。

“先溜。”

蘇寒念頭一動,轉身便跑。

很快,他就跑到那棵大樹旁,見青年閉眼假寐,當即問道:

“綠蠶快追來了,你走不走?”

青年一臉驚愕,不敢置信看向蘇寒:“你還冇死?”

“走還是不走?”

蘇寒道。

“走!帶上我一起走!”

青年連忙道。

蘇寒見狀直接抓起他的頭髮便跑。

青年頓時發出一聲聲慘嚎。

頭皮疼。

胸口也疼。

他猶如一道旗幟被人抓在手中迎風飄揚。

“住,住手啊~”

青年虛弱的叫道。

蘇寒冇有理會。

他還欲再叫,突然看見後麵如山如海的綠蠶後,立馬閉上了嘴巴,甚至希望蘇寒再跑快一點。

跑著跑著,蘇寒感覺體力有所恢複,便把青年放了下來。

“兄台,你要做什麼?”

青年目瞪口呆。

“殺綠蠶。”

蘇寒丟下一句話便衝進綠蠶群裡,開始大肆殺戮。

一頭頭綠蠶被轉化為結晶。

青年呆呆的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之色,眼前之人看起來那麼年輕,竟然是地玄境的高手?

能如此遊刃有餘的衝殺數百頭綠蠶,起碼也是地玄第二境……先天氣!

不多時,蘇寒已經殺了上百頭綠蠶,回過頭來帶著青年繼續逃命。

如此反覆了幾次,綠蠶群漸漸變得凋零。

等到最後一次,隻有數十頭綠蠶依舊在追殺。

青年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蟲子們,你們死定了。”

淩冽的劍勢如狂風暴雨席捲而過,最後這幾十頭綠蠶也被轉化為結晶。

青年立馬衝蘇寒露出討好笑容:“兄台,我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一邊說,他一邊看向蘇寒的腰間。

存放綠蠶結晶的皮袋子已經被撐的鼓鼓囊囊的。

“這得值多少下品源石?”

青年思緒發散。

“我看你的傷勢也差不多了,應該能走了吧?”

蘇寒隨口道。

青年見狀,下意識看向胸口,果然癒合了幾分,他試著起身走了幾步,也冇那般揪心的疼痛。

“能走了能走了。”

青年連忙衝蘇寒作揖:“多謝兄台這次出手相救,若不是兄台,我薑路今日必死無疑。”

“不用客氣,我準備走了,閣下好自為之。”

蘇寒笑了笑,朝無幽穀外走去。薑路見狀連忙跟上:“兄台送佛送到西,我怕出去的路上遇到危險,帶我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