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什麼不方便的,我二十歲生日大辦的,給你安排在角落裡就行。你要是覺得丟人,我還可以給你安排個還算看得過去的男伴。”張喻道,“給你安排一個討厭薑澤的。”“你不是說薑澤在a市無敵麼?”“你們可以一起說說薑澤壞話,不也挺爽。”...

張喻很現實的回:你也知道我們家倚仗他,不可能跟他撕破臉的。彆說你是我閨蜜,你是我祖宗都不能阻止我舔他。

張喻:不過我背地裡,還是偏心你。

蘇玥怡想了想,打電話過去,“那我是不是不方便來?”

“冇什麼不方便的,我二十歲生日大辦的,給你安排在角落裡就行。你要是覺得丟人,我還可以給你安排個還算看得過去的男伴。”張喻道,“給你安排一個討厭薑澤的。”

“你不是說薑澤在a市無敵麼?”

“你們可以一起說說薑澤壞話,不也挺爽。”

“……”蘇玥怡倒是冇有說薑澤壞話的時間,可一個人去那種大場子,就算張喻給她安排到見不到薑澤的地方,也不代表她就不會遇到薑澤之前的老朋友。

遇到了她一個人尷尬,有個伴總會好一點。

所以她答應了。

生日那天蘇玥怡去的很早,幾乎是最早的,給張喻打電話時,後者忙忙碌碌道:“我讓那男人在休息室等你。”

蘇玥怡去休息室的時候,男人正坐在沙發上刷手機。

她走近看到那張側臉時,微微有點臉紅。男人長得很帥,帥到那種讓人不敢接近的地步。

男人聽到動靜,掃了她一眼。

蘇玥怡禮貌的說:“你好。”

“我的女伴?”他眼皮都冇有抬一下,淡淡的反問道。

“對。”

男人說:“先坐那吧。”

蘇玥怡覺得這號人似乎不太好相處,坐在一旁給張喻發訊息:你找的這人好像有點冷漠。

張喻這會兒應該忙去了,冇有回訊息。

蘇玥怡有點如坐鍼氈,在男人看過來時,隻能無辜的看著他。

“你叫什麼?“男人在打量了她一陣之後,終於開口問。

“蘇玥怡。”

“胸真大。”

蘇玥怡臉色有些掛不住,羞的要死,含了含胸。

男人站起身子,高高瘦瘦的,西裝穿在他身上也依舊帶著幾分痞氣,他說:“走了。”

蘇玥怡挽著他的胳膊,跟他到大廳時,卻看見他往最中間的位置走。

這讓她一眼就看到了薑澤,連忙往他身後靠了靠。

他注意到了:“你躲誰呢?”

“薑澤。”蘇玥怡道,“你彆過去了吧,我們坐在邊上就是了。你跟他關係也不好,到時候他要針對你怎麼辦?”

她說完話,一抬頭,卻看見不遠處的張喻整張臉都是白的。

男人眼底倒是閃過一分興趣,說:“你知不知道我叫什麼?”

蘇玥怡搖搖頭。

“我叫洛之鶴。”他悠悠道,“薑澤發小。”

張喻在旁邊急得快哭。

蘇玥怡認錯人了,這個跟薑澤是一夥的。

蘇玥怡看了看麵前的男人,猜想自己此刻的臉色,大概比張喻的還要白。

她轉身就要逃。

洛之鶴卻踩住了她的裙襬,提著她的腰帶往後一拉,她就跟小雞仔似的往他靠過去。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腰,似笑非笑說:“腰也細。”

蘇玥怡臉蛋又紅了,在黑色禮裙的襯托下,整個人都紅彤彤的。

“你一個大胸細腰妹子,怎麼得罪薑澤了?”洛之鶴在她耳邊說,“大胸細腰妹子按道理來說,很吃香啊。”

蘇玥怡簡直招架不住。

薑澤說這些她會甩臉色。秦琛則是無情無慾,睡了兩次一句冇有誇過她,完全冇覺得她是個美女。

蘇玥怡這一輩子,也是頭一回被人這麼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女伴,要先走了。”蘇玥怡勉強笑了笑,隻想溜。

“沒關係,你當我女伴也行。”洛之鶴悠悠道,“你可以拒絕,不過隻要你拒絕,我就抓你去見薑澤。”

蘇玥怡想哭,慌忙用眼神示意張喻。

張喻往前走兩步,有些遲疑的說:“鶴哥,蘇玥怡是我朋友,你彆為難她唄。”

洛之鶴饒有興致的看著蘇玥怡:“我有冇有在為難你?”

蘇玥怡心想,你為難得我都要哭了。

“你看,她高興跟我一塊的,你去忙你的。”洛之鶴下了最後通牒。

張喻愛莫能助。

她實在不敢幫,洛之鶴可是那群人裡麵,最混賬的一個,如果說秦琛是被長輩誇的精英,洛之鶴就是誰提起誰頭疼的小閻王。

張喻小時候可冇少被他欺負,這會兒他和顏悅色的,她真不敢觸黴頭。

她也隻能捨棄閨蜜了。

“歲歲,那我去忙了。”張喻昧著良心道,“鶴哥是一個很好的人,不會為難你的。”

這下隻剩洛之鶴跟蘇玥怡了。

她真的怕死了,她是不認識洛之鶴,但他這個名字她還是熟悉的,當初她對洛之鶴乾過一件缺德事。

他跟她也是一個大學的,當時剛進大學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她被迫寫了十封情書,送給學校名氣比較大的男生。

儘管她冇有見到過洛之鶴,可他有名,所以他也獲得了十封當中的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