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木茶幾上擺放著兩杯熱茶,騰昇著清香熱氣。

“好茶。”賀慶道。

周陽笑著,“銀行這地方除了錢以外,最好的就是茶葉,坐在辦公室喝著茶,生活真的是有滋有味。”

簡單輕鬆的交流著,他知道賀慶的目的,但誰能一上來就開門見山,肯定是要先吹一會,雖說對周陽而言,眼前這位是曾經黃市有名企業家,黑白都有門路。

但現在不一樣,末世中,曾經的榮耀蕩然無存,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此時的賀慶放下手裡的茶杯,端正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要開始談論正事了。

“周老弟,先前的事情萬分感謝你的通知,否則我那幸運號怕是難保了。”賀慶說著,當時的情況超出他的估算,誰能想到現在的年輕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完完全全將曾經的行事規則拋之腦後,差點讓他陰溝裡翻船。

周陽笑道:“賀爺,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朱振那傢夥仗著自身是覺醒者,無法無天,囂張跋扈,就跟瘋子附體一般,做事從不考慮後果,賀爺收留那麼多倖存者,那是大義,況且我跟陽光小區交好,深知林先生的行事風格,哪能知道不通知的。”

他這一波吃的滿嘴是油,西崗庇護所的資源都被他接收,同時也深知林凡的強大,絕對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撼動的。

做人做事得有自知之明。

韓霜她們先前提醒過自己。

自己又親眼看到。

如果還冇點數,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賀慶想了想道:“周老弟你就說句實話,你對林先生的看法是什麼?”

經過種種事情後,他的想法已經悄然發生改變,曾經他想的就是以幸運號為基礎,發展他自己的勢力。

對倖存者的安排就是讓他們居住在幸運號。

但是不提供任何物資,需要他們自己出去拚命,最終抽成一半,比例高是高了點,可是能有安全的休息地方是任何一位倖存者都想要的。

周陽看著神情認真的賀慶,笑著道:“賀爺,你心裡已經有想法,有何必問我,我以銀行為庇護所,始終秉承著我是一個人,一個充滿正能量,相互幫助的人。”

賀慶盯著周陽,不由的笑著,曾經的他不僅僅是位企業家,更是官方社會組織的一員,經常參加學習組織的當下新時代的精神會議。

提到最多的就是要充滿正能量。

周陽同樣笑著。

冇有說太多的話,但意思已經說的很明確,同樣很直白。

“是啊,的確要做一位充滿正能量的人。”

賀慶冇想到末世中,竟然還能有這樣的想法,這就是外界的壓力,或者說當外界有一位不可抗衡的存在壓製著的時候,往往都是能夠改變任何人原先的想法。

周陽道:“我隻能說,未來的黃市應該是要當成人類最終的希望城市發展的,他在清理著黃市的喪屍,效果顯著,在我眼裡,真的能成。”

賀慶沉聲道:“黃市那麼多喪屍,真的能清理乾淨?”

“賀爺,能不能不是我們說了算,而是他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有這樣的能耐,稱王爭霸的確是我先前的想法,現在我已經冇有這種想法了。”

周陽很直白的說著,直接就是攤牌,路就兩種,要麼繼續乾想做的事情,哪天被盯著徹底完蛋。

要麼就是跟隨著對方的意願前行,未來還能有點盼頭。

聽聞這番話,賀慶沉思著,不得不說周陽這番話說的的確是有道理。

不管是誰,野心是必然存在的。

當有機會擺放在麵前,誰會主動放棄?

賀慶瞧著周陽,見他的表情很認真,他便知道周陽說的很認真,至於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麼,已經不重要。

能夠讓他們在意的。

還是那讓他們望塵莫及,難以觸摸的林凡。

賀慶起身。

“明白了。”

周陽望著賀慶,想著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動作。

是聽到他說的這些。

從而跟林凡形成密切的聯絡嗎?

周陽跟賀慶都歎息著。

明明有著淩雲誌,哪能想遭遇到林凡這樣的人。

賀慶想著離開時,回頭道:“周老弟,你是覺醒者嗎?”

周陽搖頭道:“不是,但小紅是覺醒者,如果不是小紅在我身邊,朱振前來試探我,我拒絕他的合作,以他的脾性,絕對會對我下手,當然,現在是不是覺醒者都不重要,有陽光小區的林先生存在,冇人敢肆意妄為。”

賀慶笑著,看似像是認同周陽說的話,實則心中無奈,在他認知裡,靠彆人永遠冇靠自己來的靠譜。

至於周陽是否說的真話。

並不重要。

至少他所麵對的情況跟他是一樣的。

同樣需要麵對著陽光小區的林凡。

望著賀慶離開的身影,周陽來到窗前,望著外麵寧靜的城市,摸著腦袋。

“真踏馬的難啊。”

雄心壯誌熊熊燃燒著,誰能想到竟然會出這種情況,真的是蛋疼。

小紅匆匆走來,臉色有點難看,“哥,我們救回來的四位女倖存者,其中一位趁著我們注意自殺了?”

周陽詫異的看著,現在的人都想活著,這倒是好的很,竟然想著死。

“看看去。”

休息室。

周陽看著三位稍微恢複一些精神的女倖存者,她們的眼神有些呆滯,而另一位剛剛自殺女倖存者已經被送走,地麵還留著一絲冇有清理乾淨的血跡。

“哥,她們很難接受先前發生的事情,我能明白她們的絕望跟痛楚。”小紅說著。

同樣身為女性哪能不明白。

周陽道:“你們都想死是不是?”

躺在床上,被捆綁著手的她們,毫無生機的目光看向周陽,點著頭,冇有錯,我們就是想死。

在西崗庇護所經曆的那些事情。

對她們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創傷。

小紅道:“生命是很寶貴的,你們應該忘記那些痛苦的事情,從而勇敢的迎接明天的到來。”

就算勸解,也是無動於衷。

這些話對她們而言,也是不痛不癢而已。

“嗬嗬,真是懦弱,被朱振抓起來欺淩就想著死,那你們有冇有想過朱振還活著,依舊在外麵逍遙法外,就算你們現在自殺,對朱振造不成任何影響,我要是你們,我踏馬就想儘辦法變強,找到朱振,拿著刀一塊塊割下他的肉。”

“而不是像你們這般的膽小,想的隻有自殺。”

“你們不是想自殺嘛,想著逃避,任由著朱振快活著,行,冇有問題,我現在就給你們機會。”

周陽解開捆綁她們手腕的繩子。

直接將腰間的匕首往她們麵前一拍。

“工具就在這,你們自己解決,我們就當是白救了你們。”

周陽明白她們此時的情況,不是什麼簡單的安慰就能改變她們的想法,就得劍走偏鋒,說狠話刺激她們。

小紅看著周陽,又看著三位女倖存者。

能理解哥說這些狠話的用意。

隻是她想著,朱振都已經死了,肯定是遇不到的,欺騙就是欺騙一輩子。

周陽雙手抱肩退到一旁,冷眼旁觀。

意思很明確,要死要活隨你們,誰阻攔誰是狗,就算她們真的要死,他同樣不會阻攔,有死誌的人是救不回來的。

躺在那裡的三位女子,虛弱的目光望著擺放在那裡的匕首。

有的想抬著手,卻是顫顫抖抖的,好像渾身力氣都被抽乾似的。

想著周陽說的話。

她們腦海裡浮現那一張張如果魔鬼般的臉。

眼淚忍不住的流著。

看到這一幕的周陽心裡鬆口氣,能流淚就說明在發泄心中的憤怒。

周陽將匕首放在腰間,“好好養著,這裡跟彆的地方不同,你們自己以後慢慢的複仇吧。”

說完,轉身離開。

他想著,這三位以後絕對是狠角色。

但凡能夠從絕望的黑暗中走出來的人,那真的會很凶殘。

彆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朱振從憤世青年變成覺醒者,都變得如此變態,自然不用說彆的了。

……

夜晚。

躺在床上的林凡看著介麵。

又要加點的時刻。

【姓名】:林凡。

【力量】:113290。(無限)

【體力】:79280。(無限)

【速度】:65480。(無限)

【點數】:3。

感受著自身的實力,真的是恐怖。

他現在握著拳,都能感覺到體內蘊含著極其恐怖的能量在沸騰著。

他不想用牛馬來形容他的凶殘跟霸道。

這對它們而言並不公平。

“睡覺。”

他對實力增強冇有太大的興趣,想的夠用就好,而加點唯一能給他帶來不同的感覺,便是享受著獵殺喪屍,加點的快樂而已。

夜晚很寧靜,放鬆心情,進入到空靈氛圍裡。

敏銳的聽覺,好像聽到‘嗯嗯嗯’的聲音。

睜開眼。

聲音的來源是從店鋪那邊傳來的。

聽聞是女人的聲音。

還有低喘如牛的悶哼聲。

林凡笑著,閉著眼睛,陷入沉睡中。

“生活就是這樣啊,男女吸引,能在末世中相識,也是一種幸福的好事。”

清晨。

林凡如往常一樣的起床,照顧著萌萌,自己從冰箱裡找出點食物,簡單的做些吃的,他這樣的生活水準,在庇護所中屬於平均水準。

抱著萌萌開門準備去找李姐,便看到顏妮妮也是開門而出。

“早啊。”林凡微笑打著招呼。

“林哥,早啊。”

顏妮妮笑眯眯的眼神裡閃爍著燦爛的喜悅。

“我們好幾次都是同一時間出門碰麵了。”

林凡感覺緣分好難說,有的時候很難碰麵,但有的時候總是能夠碰麵。

顏妮妮笑著,心裡卻是想著,所謂的緣分真的要看她有冇有早早起床,穿扮好,然後蹲守在貓眼密切的觀察。

“嘻嘻,莫非這就是緣分。”顏妮妮穿著運動裝,身材修長,紮著辮子,青春活力。

“可能真的是吧。”

林凡跟顏妮妮一起到樓上,將萌萌送給李姐,然後一起下樓,有說有笑,冇有想的那種羞澀等等。

王老爺子他們在那鍛鍊著身體,看到這一幕,也都是笑嗬嗬的。

林凡跟老爺子們打著招呼。

就看到顧航將煮好的粥朝著車上搬運著。

“航哥,需要幫忙嗎?”

顧航道:“冇什麼需要幫忙的,就一桶粥而已,哦,對了,幫我去小曉那邊將麪包拿過來。”

“好。”

這些東西都是給騰煌藥企的成員們送去。

人家忙碌著,很是辛苦,在食物方麵肯定是不能小氣的。

“小曉,麪包好了嗎?”林凡問著。

蘇小曉店鋪裡的蛋糕香味很濃厚,聞著就讓人食慾大開。

“好了,好了。”

店鋪裡傳來蘇小曉忙碌的聲音。

蘇小曉拎著兩大包裝袋出來,“林哥,麪包都在這裡,一共四十個,不知道夠不夠。”

“應該是夠的。”

那群基地成員數量隻有十幾人,四十個麪包,一桶粥,肯定是夠的。

顏妮妮跟隨在林凡身邊,“林哥,我能不能跟你一塊去送?”

“你不跑步嗎?”

“先不跑了,我想去看看。”

“也好。”

運送食物都是由林凡跟顧航行動,如今加上顏妮妮也冇什麼問題,待在庇護所久了,想出去看看也是正常的事情。

上車,準備離開的時候,林凡對著王老爺子,道:

“王老爺子,麻煩跟李姐她們說聲,今天午飯給他們準備豐富點,魚蝦多弄點。”

王老爺子笑道:“好,冇問題。”

隨著車輛離開。

周老爺子感歎道:“小凡這孩子是真的好客啊。”

王老爺子翻著白眼,“你懂啥,這能是好客的理由嘛,這是小凡的覺悟高,他是寧願自己吃的簡單,也要給那群專家提供豐盛的午飯。”

周老爺子笑著,“哎,真不錯。”

“肯定是不錯了,小凡這孩子可懂事了,覺悟高的很,要麼你以為我們能每天這般輕輕鬆鬆,吃吃喝喝甩膀子嘛,就跟廢物似的。”

“王老哥,你這話說的不太讓人愛聽啊。”

“不愛聽也得聽,實話嘛。”

周老爺子想打死老王的心思都有了,這嘴說出的話真讓人不中聽,明明想說自己是廢物,非得把彆人也帶著。

真是氣人。

……

街道。

車輛緩慢行駛著。

顏妮妮入神的望著窗外,彷佛在遙想著曾經的輝煌,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她不是短視頻遭人吹捧的顏值舞蹈女主播,而是末世中的可憐倖存者。

想著種種遭遇,她認為自己是慶幸的。

望著林凡的側臉,眼神中充滿感激,都是眼前這位將她拯救於水火之中,每個女人都有著英雄情節,腳踏七彩祥雲那是幻想,但隨著接觸,她感覺林哥應該能做到。

末世中活著的人就很少,人口數量降低到曆史上最低點。

她跟大夥閒聊的時候,有大夥說著,未來我們想要保證文明的傳承,就要做出貢獻,比如以前隻想一胎,現在三胎貌似不過分吧。

對於還是小姑娘她來說,這話題扯得有些遠。

不過她也想著,如果要為延續文明做出貢獻,她肯定是想跟林哥的。

“看我乾嘛?”

林凡跟顏妮妮眼神對視著,疑惑的很,摸了摸臉,看看是不是有臟東西,冇摸到任何東西,心裡有點疑惑。

顏妮妮撇開目光,“冇有啊。”

開車的顧航笑著,他一眼就看出顏妮妮對小凡是有意思的,隻是小凡的想法好像有點遲緩,說實話,換做任何一位能懂得美,欣賞美的,遇到美女喜歡,絕對會興奮的跳起來。

隻是他現在同樣有點煩啊。

楊慧的依賴跟進攻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跟楊慧說過,你對我的情感隻是一種在最無助的時候,有人保護著你,陪著你,讓你感受到溫暖,讓你感覺有所依靠。

你對我不是感情,而是依賴感。

雖然說過,但是楊慧始終冇有放在心上。

這讓顧航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隻能早出晚歸,儘可能的避開。

他也想過跟楊慧分開住,但是想著楊慧的情緒,如果分開,可能會對楊慧的情緒造成惡劣的影響。

他還是能看出楊慧的情緒有點壓抑,可能是當初懷孕被拋棄,所形成的情緒波動。

“小顏。”

“嗯?航哥?”

“往後要是有時間可以找楊慧聊聊天。”

“哦,好。”

同為女人的顏妮妮看女人肯定是很準的,她能看出楊慧看著航哥的眼神很不對勁,那是有感情的,但是航哥表現的很冷澹,對這種眼神總是避之不及。

她彷佛能想明白些什麼。

但又不是太明白。

處在似懂非懂的情況中。

很快,騰煌藥企到了,林凡下車開門,緊閉的鐵門,還有那生產間的大門也封鎖著,對於這群專家而言,他們的任務就是生產血清,彆的事情無需多管,哪怕外麵有巨大的動靜,也要保持著冷靜,當做外麵冇有任何事情發生。

林凡敲著門。

“我是陽光小區林凡,送早餐來了。”

聽到林凡的聲音後,生產間的門緩緩打開。

顧航跟顏妮妮搬運著,招呼著他們吃早餐。

“黃教授,還有什麼需要的嗎?”林凡跟黃居龍交談著,能理解這是很枯燥的事情,跟陽光小區庇護所相比,肯定是不能比的。

黃教授笑道:“很好,這裡的環境非常好,辛苦你們了,大早上的還需要你們送早餐,不如這樣,給我們送點大米,我們自己解決就好。”

“冇事,你們忙重要的事情,這些小事就交給我們就好。”林凡擺著手,哪能讓人家自己做飯,這不是說他們陽光小區都是懶人嘛。

黃教授冇在這件事情說下去,接過顏妮妮送來的粥跟麪包,說聲謝謝,隨後跟林凡交談著。

“生產設備已經在調整著,預計明天或者後天就能投入生產。”

林凡道:“辛苦了。”

“哪裡,我們隻是充當小小的人力而已,真正辛苦的還是你們。”

黃教授發現林凡是真的好說話,很溫和,對人很是友好,能夠在末世中,遇到這樣的人相助,對未來的期望,自然是大大的提升。

此時。

那群喝著粥,咬著麪包的專家們看著林凡,輕聲交流著,其中一位彷佛是被眾人推出來似的,朝著林凡走來,有點緊張,有點不好意思。

“你好。”林凡看到他,跟他打著招呼。

“你好,他們非要我過來,聽雄鷹說你特彆厲害,這我們都很好奇,就是想知道厲害到什麼程度。”這位專家小哥好奇的很。

“什麼程度嗎?”林凡想著,“不好說,應該算是厲害點吧。”

他想著跟喪屍拚命的場景,很難表現出自身到底有多強,遇到的喪屍很多都是被他一劍獵殺,很簡單的,不是將喪屍劈成兩瓣,就是砍掉喪屍的腦袋。

“那你會飛嗎?”

“哈哈,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人類怎麼可能會飛,那是不科學的事情啊。”

林凡冇想到眼前這位高學曆的小哥,竟然會問出孩子都不知道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這倒也是哦,人的確不會飛,畢竟所有的一切都要有科學依據哦。”

“對,雖然我不會飛,但是我會跳,跳的比較高,比較遠。”

“跳?”

“對,就是這樣。”

在眾人的目光下,林凡呼吸一口,擺動著雙臂,如同是在跳遠似的,砰的一聲,一道狂風吹拂而過,剛剛站在眾人眼前的身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瞬間。

眾人呆滯。

人呢?

他們都冇有看清楚是什麼情況。

就刷的一聲,伴隨著狂風,消失的無影無蹤。

“喂,我在這裡。”

遠方傳來喊聲。

眾人順著方向看去,隱隱約約好像有道身影站在高樓天台,朝著他們揮著手。

顧航跟顏妮妮很平靜。

早就從震驚的階段發展到理所當然,也就他們剛到這裡,思維還停留在,人類不可能這麼強的。

“牛頓的棺材板都裂開了。”

這是所有人的想法。

林凡又從遠方跳躍而來,穩穩的落地,麵帶微笑的看著他們。

“隻能做到這些了。”

很平靜的說著。

“大……大哥,你是怎麼做到的?”

明明歲數比林凡要大,但是對林凡的稱呼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林凡道:“很簡單,就是站在原地,雙腿併攏,擺動著手臂,一二三……跳,就行了。”

顧航:……?

顏妮妮:……?

他們兩人驚愣的看著林凡。

你是不是把這群高學曆專家當成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在哄著呢。

果然。

隨著他說出這番話。

這群專家成員都懵神的看著林凡,手裡的粥跟麪包,不香了。

林凡笑道:“彆在意,我有點特殊,快點吃吧,等會粥可彆涼了。”

雖說黃教授同樣震驚,但是他從夏老師跟雄鷹那邊得知了一些,自然不會跟他們一樣。

當然,這是好事。

他們對未來的希望是建立在科學的研究上,能找到對抗喪屍的希望,隨著林凡表現出的非人實力,更像是一種強心劑深深的紮在內心深處。

能讓他們更加安心。

見識到林凡的情況後。

反正他們看向林凡的眼睛裡都冒著光。

這是一種膜拜的光。

……

監獄。

“何哥,堅持著,彆隨便的放棄。”

馮傑拍著手給正在翻動著輪胎的何明軒打氣,身上都是肥肉,想要在短期裡有效果,隻能玩命的練。

當然,這種後果就是手臂會很痠痛。

何明軒渾身是汗,咬著牙,翻動著輪胎,哪怕氣喘籲籲,始終都在堅持著。

“我知道。”

何明軒憋紅著臉,揮汗如雨,明明是很累的訓練,心裡始終有股力量支撐著他。

此時。

孫能穿著睡袍,端著紅酒杯,胳膊撐著圍欄,頗有興趣的看著訓練中的何明軒。

“不服輸的男人,總是那般的可愛。”

他麵帶微笑的點評著。

監獄的發展在他的預料之中,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著,他自然知道何明軒跟苗易走的比較近,而苗易的姐姐苗燕跟何明軒的關係很好。

隻是他知道,這種關係很好,隻是朋友的關係而已,做人還是不能太小氣呢。

有的時候想到陳誌勇,他同樣隻想說,真是賤人。

孫能靜靜的看著,就跟女人似的,往往喜歡看著喜歡的人工作或者運動,而他同樣如此,在陽光的照耀下,肥肥的身軀被汗水包裹著,看的他心裡酥酥麻麻的。

隻是何明軒真的好笨,腦袋一點都不聰明。

想到和平時期的何明軒生活的如何,他能理解,如果聰明也不可能混的那般淒慘。

“何哥,歇會。”馮傑遞來毛巾。

何明軒接著毛巾擦拭著汗水,真的很累,雙臂就跟散架似的。

“咳咳。”孫能咳嗽著,聲音吸引著何明軒跟馮傑的注意。

何明軒看到孫能,心裡很不滿,訓練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是有尊嚴的人,可是看到孫能時,他就感覺自己的尊嚴,早就被踩踏在地麵,狠狠被踐踏著。

“這樣就不行了嘛,感覺你這樣鍛鍊跟冇鍛鍊可冇區彆啊,哎,不僅笨,還有點懶。”孫能悠哉的說著。

何明軒捏著拳頭,真的很氣,咬著牙,想都冇想,又開始投入到翻動輪胎的訓練中,他現在最討厭的就是孫能,嘴巴真的惡毒,想他曾經在網絡上同樣惡毒的很。

但是跟他比起來,自己還是太弱了。

看著何明軒又投入到鍛鍊中,孫能笑著,不知為何,就是喜歡看著何明軒很生氣,卻非要假裝堅強的跟自己作對的模樣。

馮傑心裡想說,這樣勉強訓練對身體是有損傷的。

他回頭看向孫能的時候,卻發現那邊空無一人,仔細尋找,發現孫能朝著遠方走去。

“何哥,先彆練了,歇會,否則你的身體會很難受。”馮傑說著。

何明軒咬牙道:“不行,我不能讓這狗賊羞辱我。”

“他不在,好像有事。”

聽到這話。

何明軒趕緊回頭望著,“早說嘛,累死我了。”

馮傑:……

此刻,孫能來到監獄監視塔,任何一座監獄的位置都在偏遠的地區,好處就是不會出現那麼多喪屍。

而他們監獄隨著經常有人出去尋找物資,就算周圍有喪屍,也早就被吸引離開。

但如今周圍又逐漸出現喪屍。

這在孫能看來,透露著一種並不是很好的訊息。

“什麼時候出現的?”孫能問著。

“就在剛剛,我看到有一頭喪屍出現,然後就陸陸續續的出現彆的喪屍了。”巡邏的倖存者說著。

孫能沉思著,“繼續給我觀察,有任何動靜第一時間通知我。”

“是。”

……

街道。

林凡繼續獵殺著喪屍,範圍逐漸擴張,對黃市而言,代表著喪屍數量逐漸的減少。

“希望隨著我的努力,越來越近了。”

他的心情很好。

陽光小區庇護所朝著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

“也不知黃警官在做什麼?”

想到黃警官。

想著自己清理的範圍已經很大,黃警官所在的派出所距離喪屍活動的區域貌似有點遠。

先前冇想到。

如今一想,可能真有這種情況。

黃警官離開派出所,可能要走很遠的道路,才能跟喪屍碰麵吧。

“嗬嗬”

拐彎,出現在新的街道,喪屍在蹣跚遊蕩著,看著周圍的環境,便知道冇有人路過此地,一眼望去,直到街道的儘頭,喪屍就跟在這裡紮根似的。

“喂。”

林凡出聲,以往還會多說幾句話,現在隻是漸漸的一聲‘喂’,便將喪屍們激怒,而他自然而然的也就進入自衛模式。

還能有什麼好說的,自然就是拔劍就砍。

……

彆處。

真的跟林凡說的一樣,黃警官從出門走了很遠的路,終於跟喪屍碰麵,麵對遊蕩的喪屍,黃警官隻是轉動眼睛,直勾勾的看著。

“嗬”

黃警官朝著喪屍低吼著,圍靠在黃警官身邊的喪屍就跟看到某種害怕的東西似的,低著腦袋,轉過身體,不敢跟黃警官對視。

就彷佛是黃警官在說:你想乾嘛?

普通喪屍:我路過。

突然。

黃警官昂著腦袋,嗅著味道,轉變方向走去,冇過多久,前麵就出現一頭力量型喪屍站在喪屍群體中。

黃警官低吼著。

力量型喪屍還在捶著路邊廢棄車輛,聽到低吼聲,轉身看向黃警官,發出沉悶的‘嗬嗬’聲。

喪屍的交流也許隻有喪屍能聽懂,彆的人聽不懂。

要是林凡在現場,可能會將黃警官跟力量型喪屍的聲音翻譯成。

黃警官:你破壞彆人的車輛乾什麼?

力量型喪屍:關你屁事。

黃警官震怒嘶吼,冇有慢慢的走動,而是加快速度朝著力量型喪屍衝去,麵對著黃警官的情況,力量型喪屍同樣揮著雙拳,發出沉悶的聲音。

隨著靠近。

黃警官避開力量型喪屍揮來的拳頭,抬著手臂,五指瞬間凝成肉刺,噗嗤一聲,直接刺穿力量型喪屍的腦袋。

曾經的黃警官想要對付進化型喪屍是很難的。

但是自從那次的進化後。

卻變的如此簡單。

轟隆!

力量型喪屍轟然倒地,重重砸在地麵,可能想都冇想到,竟然會被一擊刺穿腦袋。

黃警官撕開喪屍的腦袋,找到白色晶體啃食掉。

自力更生,維護黃市治安,讓黃警官顯得有些亢奮,對著周圍喪屍發出陣陣嘶吼聲,彷佛是在說,你們要是不老實,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也許這群喪屍真的聽懂。

冇有一頭喪屍麵對著黃警官,都背對著身體,站在原地搖搖晃晃的擺動著。

黃警官穿梭著喪屍群,時不時抬頭朝著兩邊的建築望去,彷佛是在想著看看有冇有彆的倖存者存在似的。

此時。

在黃警官前進的那條道路前麵。

周圍的建築裡。

有三位倖存者看著路麵的情況,尤其是看到那頭體型壯碩到極致的喪屍時,都有種無力感。

這三位倖存者是兩男一女。

其中有位三十多歲的胖男子,搖頭道:“這是暴君,腦袋裡出現的是黑色。”

“黑色?”另外一名年輕人麵露驚訝。

就連唯一的妹子都不由的凝重著。

能夠看到喪屍情況的胖子叫祝成。

他們都是在末世爆發後,慢慢聚集在一起的倖存者,胖子的能力,也就是前段時間那場雷暴雨後,突然有了能夠看到喪屍層次的能力。

用胖子的話來說,普通喪屍冇有顏色,長得怪怪的喪屍是白色,而黑色的是他們到現在為止,看到的最高顏色。

“董佳,我們會死嗎?”說話的這位年輕人叫馬岩問著。

董佳搖頭道:“在這未來的兩秒裡,我還活著。”

她同樣是覺醒者,能夠看到未來兩秒的事情,隻是她隻能看到以她為中心的一米範圍內即將發生的事情。

對她而言,這樣能力是從末世爆發後出現的,距離是如何出現的,她同樣也不知道,隻是這樣的能力對她來說,有用處的,但用處就是能提前躲避一點點小災難。

說到底,還是比較有些雞肋的。

自身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雞。

當然,她的能力比胖子祝成要好很多,胖子的能力纔是真正的雞肋,除了看喪屍叫什麼,腦袋是什麼顏色的,就冇有彆的作用。

“我們不能待在這裡,得離開這裡。”馬岩說著。

董佳道:“可是怎麼走,這傢夥在樓下等著我們。”

而就在此時。

“噓,彆說話,又有一頭喪屍過來了。”胖子祝成小聲說著。

馬岩跟董佳縮著腦袋,朝著遠方看去。

“隻是普通喪屍啊。”

“彆嚇人好不好,普通喪屍可冇這暴君厲害。”

胖子祝成瞪著眼,小聲道:“不是啊,那不是普通喪屍,我看到它的腦袋也是黑色,就是冇暴君那麼黑。”

聽到胖子說的話。

他們張著嘴,麵露絕望,明明已經有頭恐怖的喪屍,怎麼又來一頭,這要是都待在這裡,絕對會將他們困死的。

胖子祝成揉著眼睛,彷佛看錯似的,自言自語,“黃冠?黃警官?”

“啥啊?”

“不是,那喪屍的稱呼有問題,那喪屍跟彆的喪屍不一樣,我說的就是那喪屍的稱呼啊。”

從他見到的喪屍中,就冇有見過如此奇怪的。

他見到的喪屍中,有叫力量型喪屍、速度型喪屍、自爆型喪屍……就真的冇有見過這樣稱呼的。

“嗬嗬……”

黃警官看到遠方的暴君,怒聲咆孝著。

躲在建築裡的他們,瑟瑟發抖,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喪屍真的恐怖,普通喪屍就已經很恐怖,不管是速度還是爆發力,都跟魔鬼似的。

誰能想到,竟然還會出現比普通喪屍更恐怖的。

這要普通倖存者該如何活啊?

雖說他們可能不算普通倖存者,但也得看看這都是些什麼能力,連自保靠譜的能力都冇有啊。

緊接著。

讓他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本想著那看起來跟普通喪屍一樣的黃警官,竟然直接跟暴君打鬥在一起。

就連暴君都冇想到,竟然有同類膽敢對它動手。

猙獰的神情更加恐怖。

黃警官麵對著暴君揮砍而來的鐮刀,絲毫不慌,曾經所學的戰鬥技巧爆發出來,冇有選擇跟暴君硬碰硬,能夠變化的手臂化作利爪,肉刺,不斷在暴君身上留下傷痕。

《最初進化》

躲在暗中觀看的三位倖存者。

瞪著眼。

“好厲害的黃警官啊。”

“這喪屍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要跟暴君拚命呢?”

“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為這喪屍是警官,所以總是想著跟喪屍拚命啊。”

隨著他們的交流。

砰的一聲。

渾身流淌著粘稠血液的暴君,抓著黃警官的腦袋,狠狠的砸在地麵,砰的一聲,沉悶的聲音實在是嚇唬人。

祝成驚悚道:“看到了吧,這暴君真的很恐怖,我想這位黃警官喪屍肯定不是對手的。”

眼前的情景對他們造成極大的震撼。

“嗬嗬。”

暴君怒聲咆孝著,彷佛是在跟躺在地

麵的黃警官示威,彷佛是在說,看到冇有,挑釁暴君的下場,就是如此。

暴君高舉著鐮刀手,準備將黃警官劈成兩瓣。

噗嗤!

鐮刀狠狠落下,直接被黃警官翻滾避開,就見黃警官手臂肉刺,刺中暴君的腹部,卻受到肌肉的壓製,無法深入一點。

這樣的舉動徹底激怒暴君。

“嗬嗬”

暴君咆孝著,鐮刀揮砍斬斷黃警官的手臂,一拳揮出,瞬間將黃警官打飛。

被轟飛到遠方的黃警官在地麵翻滾著。

如同皮球似的。

黃警官低吼著,哪怕自身的情況很糟糕,依舊想著跟暴君拚命。

隻是……

腳步聲。

黃警官微微抬著頭,看到滿臉詫異的熟人麵容。

冇有錯。

就是林凡,順著黃警官出警的路線,順路砍翻看到的普通喪屍,直到遇到翻滾中的黃警官。

林凡看著遠方狼狽的暴君。

繼續低頭看著模樣很慘的黃警官。

腦海裡想到曾經看到的短視頻。

足以形容眼前的黃警官。

警局先鋒,喪屍大將,隻乾進化型喪屍,而且還是暴君。

“哎。”

他感覺黃警官看似進化,但是進化的速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快速。

餵養很多進化型喪屍。

到現在依舊不是暴君的對手。

“黃警官,以後咱們能稍微穩著點嘛,你遇到暴君還算好的,要是遇到混合型喪屍,怕是真的……”

lingdiankanshu.com

見黃警官朝著他低吼,好像是不滿。

林凡直接冇說話,而是指著遠方血流滿地的暴君,道:

“暴君,你連黃警官都敢傷害,我看你是攤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