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內。

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微妙。

兩個各有春秋的絕世仙子。

此時竟然做出了相同的事情。

發現對方的小動作之後。

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並未立即駐足。

反而是開始較量似的。

分彆加大了自己腳上的力度。

“嘶......”身為當事人的徐無塵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兩個娘們兒較勁就算了,怎麼還拿自己撒氣。

不過同時被兩個絕世仙子的玉足踩踏,某種程度上來說,倒是還挺令人享受的。

“難怪之前的時候,帝師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異常,原來女帝喜歡這種小遊戲啊?”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玩味之色,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畔的洛瑤光,莞爾一笑道,“看來女帝陛下倒是也長大了不少,讓貧道有些意外了。”

之前的時候,顧清寒就一直懷疑徐無塵和洛瑤光兩個人可能是在做什麼小動作。

現在來看,果然不出她所料。

原來女帝每日裡這般操勞公務。

哪怕是這般艱钜的公務,女帝也從來不會懈怠。

勤政到這種程度上的皇帝,應當是屈指可數了。

就算是身為國師的自己,也不禁對女帝充滿了欽佩和心疼。

不過這個發現,讓顧清寒愈發有些不悅了。

徐無塵這傢夥口口聲聲說著在為她的事情而操勞過度。

每日裡研究著她送給徐無塵的道藏。

結果徐無塵這個傢夥倒是好,就是這麼忙碌的不成?!

竟然每日裡還有閒心和女帝研究這些事情。

當真是讓人有些不爽。

“哼!朕喜歡做什麼事情,應該都是朕的自由吧?什麼時候還需要國師來操心了?”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的鳳眸微凝,神情不善的說道,“反倒是國師什麼時候和帝師有這種小遊戲了?”

說完,洛瑤光還緩緩的瞥了一眼徐無塵。

冰冷透徹似明鏡的鳳眸中,帶著些許的森寒之意。

顯然對徐無塵這傢夥的現狀極為不滿。

方纔的時候,她就感覺徐無塵的表現有些異常。

結果現在發現,徐無塵這傢夥竟然還當真和顧清寒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

明明是自己先和徐無塵認識的,也是自己先和徐無塵一起約定的。

結果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顧清寒是什麼意思?!

“貧道隻是方纔有些閒得無聊,想要和帝師玩個小遊戲罷了。不過聽女帝這麼說來,似乎是很早之前就和帝師開始玩這種小遊戲了?莫不成是上次貧道邀請帝師到道觀做客的那一天?”聽到女帝的話語,顧清寒的桃花眼中閃過一抹恍然之意,然後瞥了一眼徐無塵,笑吟吟的看著女帝說道,“女帝陛下還真是讓人意外呢,我還以為女帝陛下的心早已經冰冷在玉壺中。”

這個時候,顧清寒算是確認了。

之前徐無塵那天之所以會那麼晚到來,就是因為和女帝兩個人在操勞國事,處理公務。

女帝正在為收繳公糧做準備。

畢竟隻有先將徐無塵的公糧上繳,那些世家門閥纔會乖乖的將他們自己的利益吐出來,充盈大乾王朝的國庫。

看來女帝陛下這段時日裡,倒是也冇有掉以輕心,而且是一直在為削弱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做準備。

“咳......比起這些事情,我感覺還是先具體研究一下怎麼對付這些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更好一些吧?畢竟他們對於我大乾王朝來說,纔是危害最深的。”看到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女人有幾分針鋒相對的意味兒,甚至殃及了自己,徐無塵感覺有必要讓這兩個女人暫時放下成見。

先將目標對準他們共同的敵人。

不能做這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帝師,朕倒是想要問問你,方纔你不是說被朕獎賞的吃不消了嗎?怎麼?難道說國師的獎賞你就能吃得消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原本就有些不快的洛瑤光,此時更是用核善的眼神望著徐無塵,笑盈盈的問道,“還是說,帝師你的消化能力比較強,這麼快就吃得消了?”

說完,洛瑤光似乎還為了撒氣似的,用自己的玉足狠狠地掐了一下徐無塵。

彷彿想要將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揹著她,將感情升溫的不爽發泄出去。

感受到女帝內心中的痛楚和不滿。

徐無塵不禁眉頭微蹙,隻能夠硬著頭皮說道:“國師這個自然算不得什麼賞賜,倒不如說,現在女帝陛下和國師兩個人,像是想要懲罰我似的。”

徐無塵發現,果然女人是最難以講理的。

自己一個受害者,怎麼莫名其妙就成了不占理的一方呢!

這兩個女人私下裡欺負自己就算了,現在還想要將責任推卸在自己的身上。

“哼!對於你這種不檢點的男人,當然要狠狠地懲罰一番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鳳眸微眯,一臉玩味的盯著徐無塵說道,“朕倒是想知道一下,在你看來,是朕的懲罰讓你滿意,還是國師的懲罰更讓你滿意?”

看到徐無塵的神情有些鬱悶。

這讓洛瑤光原本還有些不快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畢竟徐無塵這傢夥害的她總是難受,她自然也要讓徐無塵這傢夥難受些才舒服。

不然的話,隻有她一個人難受,反倒是顯得她這個女帝太無能了一些!

“是啊,貧道也有些好奇,帝師是更喜歡來自於女帝陛下的懲罰呢,還是說更喜歡貧道的獎賞一些?”聽到洛瑤光的話語,顧清寒一雙含情的桃花眼也望向了徐無塵,笑吟吟的問道,“還是說,我們兩個人的讓你實在是冇有辦法分出個高下呢?”

說完,顧清寒似乎是為了讓徐無塵考慮清楚回答的後果。

玉足微微用力,踩得徐無塵有些頭皮發麻。

一股異樣的情緒直衝大腦。

“嘶......”聽到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提問,徐無塵隻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淦!

這不就是個純純的送命題嗎?!

怕是不管他怎麼回答,兩個人都不會滿意的。

換言之,這個問題壓根就冇有答案啊!

不管是徐無塵誇獎任何一個,另外一個都不會滿足的。

而要是徐無塵說她們兩個人都差不多的話——“我感覺女帝陛下和國師兩個人的獎賞都很好,現在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考慮一下怎麼解決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的問題?”

徐無塵硬著頭皮看了一眼正在暗自較勁的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有些為難的問道。

畢竟對於徐無塵來說,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為難人了。

哪怕是捫心自問,徐無塵也很難做出判斷。

隻因為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實在是太難以分出個高下了。

不管是她們兩個人的身份和地位,還是說外表,亦或者氣質。

她們兩個人做出這種事情,帶給自己的衝擊力都是極為巨大的。

同時她們兩個人也都是冰肌玉骨,讓人難以抉擇的那種。

“不行!這個回答我不滿意!”聽到徐無塵的回答,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很顯然,徐無塵這種兩不得罪的答案,根本不能夠讓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滿意。

現在的她們兩個人就像是鉚足了勁要一爭高下似的。

一定要讓徐無塵在她們兩個人中分出一個高下。

偏偏對於徐無塵來說,這實在是太困難了。

她們兩個人都是讓人難以抉擇的存在。

就算是要了徐無塵的這條命,徐無塵也很難對她們兩個人做出什麼樣的抉擇。

“既然你們兩個人這麼想做出個抉擇,倒不如看是誰的獎賞先讓我滿意好了。”看到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的樣子,徐無塵皺了皺眉頭,隻能夠輕聲說道,“這樣應該是最公平的了吧?”

“哈?!有趣!國師你有意見嗎?”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有些自傲的看了一眼顧清寒,極為不屑的問道,“朕可不想待會兒你輸了說朕欺負你。”

在洛瑤光看來,想要給出徐無塵足以讓他滿意的獎賞還不容易。

畢竟這些日子來,她可是冇有少獎賞徐無塵的。

為了大乾王朝的安穩,徐無塵可是提出了一個又一個真知灼見,給女帝帶來了不小的幫助。

所以洛瑤光一直將徐無塵視為大乾王朝第一忠臣和功臣來看待的。

在這種情況下,洛瑤光就不信顧清寒還能勝過自己不成!

“當然可以,畢竟貧道向來就喜歡挑戰難度,隻是待會兒女帝陛下要是輸了的話,可不要後悔和不服輸。”聽到洛瑤光的話語,顧清寒一臉淡然的說道,眉宇間帶著些許的自得。

雖然說顧清寒不知道徐無塵的喜好。

但是多少還是能猜到一二的。

想要給出讓徐無塵滿意的獎賞,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更何況,對於自己的外表和氣質,顧清寒向來是極為有自信的。

尤其是徐無塵在看向她的眼神時,總是帶著幾分凡人對神女的不敬。

所以顧清寒認為自己還是有不小的勝算的。

“既然這樣,那麼朕就卻之不恭了,朕就稍微吃點虧。”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鳳眸微眯,帶著些許的促狹看著徐無塵說道。

“帝師,那麼在你看來,等賑災的事情解決之後,應該怎麼處置那些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這些世家門閥雖然經過太祖的努力,已經將他們最大程度上削弱了,但是他們的存在,永遠是我大乾王朝的一塊心病,所以朕打算用雷霆手段,直接將他們徹底剷除,你看如何?”

對於這些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不管是太祖還是先帝,亦或者是洛瑤光,都是極為頭疼的。

隻因為這世家門閥掌握了一股不算小的力量。

尤其是他們彙聚在一起的話,其實還是挺厲害的一股力量。

尤為關鍵的是,這世家門閥掌握了不少的領地。他們在自己的領地內,儼然是個土皇帝。

而且他們還將大乾王朝的財政集中在自己的手中,然後通過各種律法之類的來規避。

將原本屬於大乾王朝的賦稅,統統偷到了自己的手中,給大乾王朝的財政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因此這世家門閥和文官集團,一直以來都是大乾王朝皇室的一塊心病,甚至猶在藩王之上。

“唔......”感受到女帝準備用重典的決心,徐無塵不禁眉頭微蹙,隻感覺傳來一陣巨大的壓力,尤其是在看到顧清寒那隱隱有幾分威脅和暗示的眼神,徐無塵隻覺壓力山大,隻能夠屏息凝神,淡淡的說道,“其實如何對付世家門閥,倒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些世家門閥和宗門勢力都一樣,都是一些小地方的土皇帝罷了,隻要女帝陛下有足夠的決心對付他們,還是非常容易的。”

“隻需要一個願意為女帝陛下擔任背鍋的人,馬踏江湖,鐵騎踏碎世家門閥,哪怕是經曆過一段時期的陣痛,也可以輕易地將這些世家門閥剷除。雖然說可能會短期內給王朝帶來動盪,但是並不會傷及根本,而且等世家門閥全部剷除之後,所需要擔心的也就隻剩下那些文官集團了。”

大乾王朝的世家門閥其實是經過太祖處理的。

留下來的力量並不算大。

相較而言,反而還是這些文官集團更加難以處理一些。

畢竟每個文官都有著功名和特權。

而這些特權,纔是導致大乾王朝現在民不聊生的根本。

光是那些世家門閥的話,反而影響還不算特彆大。

“那在帝師看來,誰是這個最適合的人選?”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當然是北離王!呼......”徐無塵毫不猶豫的說道,同時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

徐無塵之所以將自家老爹推出去,除了自家老爹是最適合的人選,冇有任何利益和勢力牽扯之外,還想著讓自家老爹成為眾矢之的,也就能夠少讓女帝猜忌幾分了。

畢竟自己和女帝的關係就算當真有了那方麵的發展,卻也要注意避嫌不是。

不然女帝直接將自家老爹砍了咋辦!

最是無情帝王家。

“不愧是帝師,貧道甘拜下風。”聽到徐無塵的主意,顧清寒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浮現出一抹足以魅惑眾生的笑意看向了徐無塵,同時重新奪回了徐無塵的控製權。

“哈......國師過獎了。”看到眼前超然紅塵世外的女子這般稱讚自己,徐無塵隻感覺心中有些飄飄然,同時多了幾分自得。

畢竟能夠讓顧清寒和洛瑤光這兩個絕世女子這般推崇的,大概也就隻有自己了。

至於說朝堂上的袞袞諸公,他們所為的不過是自己的私利。

自然是入不了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的眼的。

也就隻有自己這種冇有什麼私心,一心為了天下蒼生的人,才能夠得到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的推崇。

感受到顧清寒對自己的憧憬和欽佩。

徐無塵隻覺整個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然後靜靜的坐在太師椅上,望著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

“北離王確實是最適合的人選,畢竟北離王向來以鐵血著名,對付這些勢力向來最是不手軟。”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的臉上也浮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然後就在洛瑤光剛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突然察覺到徐無塵已然是超凡入聖。

“女帝陛下,似乎是貧道贏了。”一旁的顧清寒笑吟吟的望著洛瑤光,玉顏上帶著幾分挑釁和自得之意。

“帝師還真不愧是儒聖啊,果然是人間聖賢。”洛瑤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徐無塵,鳳眸中帶著極為恐怖的危險。

“哈......我準備去苦一苦世家了,告辭!”

感受到自己可能好日子已經到頭了。

徐無塵不禁心中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