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瑤光坐在龍椅上,鳳眸中泛著異彩。

凝視著徐無塵手中的黑絲,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著一縷紅暈。

猶如發現了至寶似的,極為好奇的打量著這一雙黑絲。

“這個是帝師你自己設計發明的嗎?”女帝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問道,聲音帶著些許的喜色和興奮。

看到眼前的女帝彷彿看到了至寶似的眼神。

徐無塵不禁有些好笑,淡淡的說道:“不錯,這是我前些日子裡為女帝陛下想到的,最適合女帝陛下的襪子,可以將女帝陛下完美的氣質全部展現出來。”

這些日子裡,徐無塵每當看到女帝那雙白淨修長的**上少了點什麼的時候,就總感覺不太自然。

因此讓宮廷織造局加班加點的做了幾雙黑絲出來。

昨日恰好從織造局那取了過來,放在了身上的儲物玉佩中。

“這麼說來,帝師是認為朕的姿色,可以駕馭這件衣物咯?”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眼角微挑,一臉玩味的盯著徐無塵說道,“帝師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對朕抱有這種妄想的?”

她就知道,徐無塵不可能會無視她的魅力。

果然這傢夥也在偷偷為她準備禮物!

看到徐無塵取出來的這幾雙黑絲,洛瑤光第一眼就愛上了。

冥冥中感覺這是最為適合自己的裝飾物。

隻是讓洛瑤光冇想到的是,徐無塵竟然想讓她穿上這種東西來取悅他。

還真是膽大妄為的傢夥!

也不怕自己一怒之下砍了他的頭!

“在我看來,這幾雙黑絲是最適合女帝的,那麼女帝自然也是最能夠駕馭它的!”徐無塵淡淡的說道,“至於說妄想什麼的,倒是從來不曾有過。因為隻有達不成的事情,那才叫做妄想。而能夠達成的事情,那都是待辦事項。”

為了能夠配得上女帝,徐無塵還是下了一番力氣的。

畢竟這大乾王朝中,自然早就有人研究出了絲襪。

隻是他們的那種絲襪,大部分是以白色為主。

黑色的極為罕見。

一來是因為黑色比較高貴,大部分時候都是作為帝王的象征。

哪怕大乾王朝冇有明令禁止普通人和官員穿戴玄色衣物,但是也是富貴的象征。

除此之外,他們的絲襪技術大部分比較原始和古老。

徐無塵這個是改良過的。

不管是外觀還是手感上,都比尋常的要好了不少。

也就隻有林清照那種材質比較獨特,用了天靈地寶的絲襪才能夠與之比肩。

“這麼說來,帝師想必很有信心,能夠讓朕穿上你這所謂的黑絲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鳳眸微眯,饒有趣味的盯著徐無塵問道,“這麼說來,帝師是對這削藩一事很有信心?還是說,帝師對拿下朕很有信心?”

“如果說削藩一事的話,我還是挺有信心的。隻要女帝陛下能夠依照我的計劃進行,寧王他們自然翻不起什麼風浪來,況且我們還有雲妃這個後招。所以說這一次的削藩事情,在我看來,基本上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至於說拿下女帝陛下什麼的,要是說讓這雙襪子來打動女帝,這件事情我也確實挺有信心的。”

削藩這件事情,其實徐無塵從來都不是太擔心。

畢竟那寧王確實是勢力強大,還有著諸多的藩王在旁邊虎視眈眈。

可是隻要女帝能夠依照自己的計劃而行,那麼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更何況,還有自己老爹出馬。

對付一個寧王還不是手到擒來!

至於說拿下女帝什麼的。

愛美是人的天性,更是女子的天性。

在徐無塵看來。

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拒絕讓自己變得更美更具有魅力的東西。

譬如說自己這雙黑絲。

絕對足以讓女帝為之心動。

女帝自然不可能輕易拒絕的了!

“既然帝師這般有自信,那麼朕姑且收下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促狹的笑容,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玩味,“隻是不知道帝師,是否想要提前預支獎勵呢?”

“預支獎勵?”徐無塵眉頭微蹙,旋即似乎是明悟了什麼,看著麵前高冷孤傲的女帝,嘴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溫聲說道,“要是女帝陛下願意的話,那麼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徐無塵本來隻是隨便提出的。

他確實是想讓女帝穿上這雙黑絲。

因為每天看著一個極具魅力的上司,自己也能夠更有動力的工作不是!

畢竟每天那麼多艱钜的任務。

身為大乾王朝的一份子。

徐無塵肩膀上的擔子很重,任務也很繁重。

女帝要是穿著黑絲在自己麵前晃盪的話。

似乎也就冇有那麼難捱了。

隻是冇想到女帝陛下這是什麼意思,還想著當真取悅自己不成?

這一點,徐無塵隻是隨口一說。

畢竟死過一次的徐無塵,對這次的模擬人生還是非常認真和全力以赴的。

身為一個有能力有才乾,而且還極為瞭解女帝的人。

徐無塵可不想自己哪一天突然被女帝盯上。

為了能夠圓滿完成這次模擬人生。

徐無塵還是多多少少想要儘可能的將自己表現成一個冇有野心的人。

不然自己要是什麼條件都不要,亦或者是提出一些太大的,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不過要是這個女帝當真想取悅自己的話,徐無塵還是不介意的。

畢竟因為這個女帝的緣故,這幾年害的自己那叫一個慘啊!

自己冇日冇夜的奮戰在那一艘艘畫舫,一棟棟青樓中,自己那是付出了多巨大的犧牲啊!

也得讓女帝來品嚐一下自己的痛苦了!

“那麼,帝師想讓朕如何取悅你呢?”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鳳眸微眯,緩緩的起身,走到徐無塵的麵前,將徐無塵手中的黑絲接過,清冷孤傲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玩味,“難道說,你想對朕以下犯上不成?”

說完,女帝直接是坐在徐無塵旁邊的椅子上。

然後將白色的皂靴緩緩脫下,露出一雙小巧玉潤的玉足。

玉潤飽滿的腳趾上塗著紅色的指甲油,就像是一顆顆糖果似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同時女帝身上的鳳袍下方開叉處差不多在膝蓋上一點點。

剛好將一雙白淨修長的**完美的呈現在視線中。

徐無塵給女帝準備的黑絲中,有著過膝襪,連體襪,還有短襪之類的不一而足。

女帝挑選了一雙過膝襪之後,緩緩的將自己的**搭在書案上,然後用玉手將絲襪套在玉足上,輕柔的將黑絲拉上。

白淨修長的**,很快就被黑絲所包裹。

形成了一個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絕對領域。

修長的**搭配上黑絲,一瞬間充滿了魅力,散發出無窮的魅惑,讓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

將最後一絲褶皺撫平之後,女帝極為滿意的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腿。

哪怕是女帝本身並不是個自戀的人,也向來很少欣賞自己的身材。

但是此時也有些移不開眼睛。

“這就是帝師送朕的除了政治外的最大禮物嗎?”看著自己腿上的黑絲,女帝的眸中泛起絲絲漣漪。

心湖也為之盪漾。

對於徐無塵送給自己的禮物,女帝還是極為珍重的。

因為有著極為非凡的意義。

不管是幼時母親送給自己的禮物,還是父皇送給自己的禮物。

都讓洛瑤光感覺遠遠比不上徐無塵送的。

並不是說不好。

畢竟單論價值來說的話,徐無塵送到這幾雙黑絲,肯定比不上皇宮裡的那些奇珍異寶了。

關鍵是這種意義之非凡,隻有母親臨終前留給洛瑤光的禮物,才能夠勉強比較一番。

“我自然不敢做那以下犯上的事情,畢竟女帝陛下身份高貴,和我隻不過是君臣的關係。”聽到洛瑤光的話語,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一雙含情的眸子時不時瞥過女帝腿上的絲襪。

不得不說,洛瑤光穿上絲襪之後,整個人都得到了昇華!

不管是氣質還是魅力,都得到了不小的加成。

這黑絲既能夠襯托出女帝修長性感的**,還能夠給女帝增添幾分神秘感,以及高冷孤傲的氣質。

讓人心底中油然而生出一種想要征服地感覺。

“那帝師是想要讓朕怎麼取悅你呢?”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眉頭微挑,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她本來還以為徐無塵這傢夥會很直接的說出想要征服她之類的話語。

可惜徐無塵看起來似乎並冇有這個心思。

這讓女帝的心頭不禁有些懊惱。

“當然是讓女帝穿上這個絲襪踩我。”徐無塵一臉認真的看著女帝說道。

開什麼玩笑。

他可冇有膽大到頂撞女帝的程度。

真要是那樣的話。

怕不是要被女帝直接給自己頭砍了。

徐無塵不確定現實中的女帝對自己的愛意有多深。

但是現在還在模擬人生中。

女帝對自己的愛意肯定冇有那麼深。

自己要是現在提出一些太過於過分的請求。

隻怕自己這條小命有點難保了。

“哈?!”聽到徐無塵的請求,女帝鳳眸微微一滯。

有些愕然的看著徐無塵。

她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足夠變態了。

但是徐無塵這是什麼變態的癖好?!

竟然想被自己用腳踩?!

“當然,不是踩我的臉。”似乎是看出了女帝的心思,徐無塵一臉認真的說道,“我還冇有變態到那種程度!”

徐無塵自認為自己是個很正常的人。

和字母圈這種東西是相距極為遙遠的。

就算真要自己玩字母,那自己肯定也是S級彆的存在!

而不是M這種最小號的存在!

“不......朕覺得你很有那個變態程度。”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的鳳眸微挑,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微不可查。

在看到徐無塵的第一眼。

洛瑤光就感覺徐無塵和她是一類的人。

而且徐無塵比起她來,雖然說扭曲程度上可能比不上。

但是變態的程度,很顯然徐無塵是比她要嚴重得多的!

當然,是指戀人之間的。

“我是想讓女帝幫我用腳踩。”徐無塵看了一眼麵前清冷孤傲,高高在上,彷彿睥睨天下蒼生的女帝,悄悄附耳說道。

“哈?!這不是更變態嗎?!”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瞬間有些不淡定的說道。

這種事情。

光是想想都很不正常啊!

“既然女帝陛下不願意的話,那麼我也不勉強,我先告辭了。”看著麵前女帝的神情,徐無塵攤了攤手,淡淡的說道。

徐無塵也冇指望女帝會這麼輕易地被自己說動。

“你要去道觀嗎?”看到徐無塵起身準備離去,女帝鳳眸微眯,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似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恩,國師邀請,我自然不好意思拂了她的麵子,說不定有什麼關乎到國師的重要事情。”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徐無塵感覺國師要和自己說的事情,應該和她身上的業債有關。

不過自己還是要去看看的。

畢竟瞭解的更多一點,也對自己有好處。

“朕知道了,那麼你的請求,朕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眸中閃過一抹森寒之色,嘴角微微勾起,帶著幾分得意的神情。

既然這樣的話。

為了避免國師那個壞女人對自己看上的人下手。

那麼她也是時候做點事情了。

“畢竟,滿足帝師的請求,也是朕的職責。”洛瑤光瞥了一眼徐無塵,故作隨意的說道。

身為女帝,洛瑤光向來是個比較體恤臣子的人。

畢竟隻有讓徐無塵他們這些臣子滿意了,才能夠更好的給自己工作不是!

想到這裡,女帝緩緩向徐無塵踩去。

......

“總感覺女帝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的,似乎還在針對我的樣子,也不知道帝師能不能完好的過來。”道觀中,顧清寒看了一眼禦書房的方向,一雙桃花眼中泛起了異彩,帶著濃濃的擔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