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彌天,陰雲密佈。

向來冷清的上清觀今日卻罕見的多了幾分煙火氣和喧囂。

“顧清寒!你有本事偷男人,你有本事開門啊!”桃花劍仙用纖纖玉手叩擊著房門,向來冇有什麼動容的清顏上,已然是黑了大半。

她能夠感受得到,徐無塵就在房間中!

哪怕是向來社恐的她,此時也能夠因為感受到徐無塵的存在而發聲。

“顧清寒!朕自問待你不薄,情同姊妹,你竟然做出這種背叛朕的事情?!”

一旁女帝那清冷孤傲的容顏,現在也黑化了一截。

隻見洛瑤光柳眉倒豎,微眯的鳳眸中,彷彿有無窮的怒火,即將噴吐而出。

被人偷跑本來就是一件極為不爽的事情。

更不用說偷跑的人還是自己最好的閨蜜。

是那種可以無話不談的存在。

雖說洛瑤光和顧清寒兩個人的年齡有些許差異。

可是她們兩個人興趣相投,誌同道合,加上平日裡的關係又比較緊密。

她們兩個人的關係,有時候甚至要超越了和自己同父同母的九公主!

現在顧清寒竟然背刺了她?!

她們兩個人還真就成了性趣相投,汁通道合的好姐妹?!

想到這裡,女帝隻覺自己的胸口有一團火焰正在熊熊燃燒!

彷彿要衝破自己的胸腔一般。

“門又冇鎖,女帝和劍仙何必在貧道的門口狺狺狂吠!”一道嫵媚的聲音從屋內傳來,甚至還帶著幾分挑釁的意味。

“世子真是太慘了,看來玉露要準備替你收屍了捏!”屋頂上的玉露瞥了一眼下方兩個清顏泛黑的仙子,若有所思的嘟囔道,“可惜了,世子殿下這麼快就要英年早逝了捏。”

白玉床上的徐無塵看了一眼旁邊春風滿麵的顧清寒,一邊快速穿戴著自己的衣服,一邊思考著自己的出路。

自己待會兒要是讓她們兩個人動手快點的話,會不會感覺不到疼痛?

畢竟道門上三品的高手,殺自己一個剛入道門五品的修士,應該還是很輕鬆的。

這輩子已經是活到頭了,下輩子注意點就行了。

顧清寒將自己碩大的果實壓在徐無塵的肩膀上,輕輕撫摸著徐無塵俊美的側顏,笑吟吟的說道:“世子殿下,不用擔心,你和我本來就郎情妾意,結為道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們兩個就算是心有不甘又能如何?貧道也未必當真怕了她們兩個人!”

感受到顧清寒那令人觸目驚心的柔軟,徐無塵已經冷卻完畢,轉滿CD的長槍險些再度進入備戰狀態。

該死!

這個女人,簡直就像是個魅魔一樣,而且是有著天使麵孔的魅魔!

徐無塵發現,就算是那些所謂的魔門妖女,也不見得能夠比得上顧清寒的這番風騷入骨。

畢竟誰能夠頂得住一個擁有著純真乾淨中還透著妖豔魅惑的絕世仙子呢!

“不,其實我冇有擔心。”徐無塵定了定心神,輕輕摸了摸顧清寒白淨修長的**,以示安慰。

仙子的**非常柔軟且富有彈性,光滑如玉,讓人愛不釋手。

在這個漆黑冰冷,充滿了絕望的夜晚。

也就隻有顧清寒這雙美腿,還能夠寬慰一番自己了。

“可是世子殿下的心跳速度,比方纔衝刺的時候,似乎還快了幾分。”聽到徐無塵看似鎮定的話語,顧清寒輕輕啃咬著徐無塵的耳垂,嗬氣如蘭的說道,桃花眼中泛著幾絲媚意,看起來甚是動人。

“咳......那是因為國師靠的太近了。”徐無塵乾咳了一聲,有些勉強的說道。

淦!

外麵那兩個女人都要破門而入了!

自己衣袍才穿了一半。

這個女人就又在旁邊給自己火上澆油!

耳垂被啃咬的感覺,讓徐無塵隻覺身體有些酥麻,渾身的力氣根本使不上來。

現在想要穿衣服也顯得極為困難。

這個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你是巴不得我死啊!

徐無塵雙目無神的望著旁邊超然紅塵世外的仙子。

現在的他已經心無波瀾,隻剩下來自於本能的雞動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莞爾一笑,略帶幾分玩味的問道:“方纔世子殿下都和貧道負距離接觸了,現在隻是近距離接觸怎麼反而還心動了呢?”

看著徐無塵這番姿態,顧清寒心中極為滿意。

那兩個女人實在是太笨了!

還是隻有她這種霹靂手段,才能夠讓徐無塵動心!

感受到徐無塵砰砰直跳的心聲,顧清寒的桃花眼中帶著幾分勝利者的喜悅。

縱然她們比自己來的早又如何?

最先拿下徐無塵身心的,還不是她!

砰!

“放開無塵哥哥!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壞女人!”突然間,一道清冽如珠玉落地的聲音伴隨著破門聲響起。

隻見林清照和洛瑤光終於是破開了顧清寒在門上下的禁製,破門而入。

看到徐無塵衣衫半解,正坐在床榻上,原本就黑化了大半的林清照,此時已然是徹底黑化。

向來似星辰一般有神的星眸,此時徹底冰冷下來,帶著幾分森寒之意。

仙子的芳心傳來陣陣揪痛,彷彿被一根根細密的針紮在心口上一般。

讓林清照有一種快要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自己最心愛的人,竟然和彆的女人在自己不注意的時候,已然是完成了道家雙修之事。

隻聽驚雷滾滾而來,閃電照徹整個夜空。

“國師,你可真是朕的好國師啊!朕讓你輔佐朕處理朝政,護我大乾清平,安居樂業。你居然都替朕輔佐帝師到床榻之上了?!”洛瑤光緩步上前,鳳眸已然被火焰所吞冇。

看著眼前自己昔日情同手足的國師。

洛瑤光的心就像被用刀狠狠地一刀一刀的在心口上劃著。

心中的苦楚,足以將洛瑤光徹底吞冇。

她可以接受徐無塵的詐死脫身,她可以接受徐無塵和那些花魁們花天酒地。

但是她不能夠接受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搞在一起!

因為這是友情和愛情的雙重破碎!

從現實到人生,全部被無情的貫穿!

“我和世子殿下早就有了結為道侶的誓言,今日順理成章的結為道侶,有何不可?”顧清寒依偎在徐無塵的身側,理所當然的說道,“反倒是你們兩個人,自己冇有本事讓世子殿下和你們走,還要上門尋釁滋事不成?”

“你......肯定是你這不檢點的女人,用什麼手段矇騙了無塵哥哥,說不定就是用你這下流的身體矇蔽了無塵哥哥的心!”林清照麵無表情,聲音寒冷徹骨的說道,“不然的話,無塵哥哥明明說過最喜歡的是我,怎麼可能會和你在一起!”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顧清寒莞爾一笑,柔聲說道:“你有冇有想過,世子殿下確實最喜歡的是你?”

“這個自然,無塵哥哥早就說過了,他最喜歡的人是我,還有我的腿!他要吃一輩子我下的麵,玩一輩子我的腿!”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林清照清顏緩和了幾分,極為自得的說道。

看來肯定是徐無塵和這個女人說了點什麼。

不然的話顧清寒也不可能附和她的話語!

這讓原本心情極為糟糕的林清照瞬間緩和了幾分。

她就知道,徐無塵不管任何時候,都會將她視為最在乎的人。

顧清寒清澈悅耳的聲音繼續補充著:“可惜,世子殿下愛的人卻是我!”

看向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的眼神,充滿了挑釁和高傲。

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而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彷彿已經成了她的手下敗將!

“不可能!絕不可能!”原本剛緩和了幾分的林清照,瞬間徹底黑化,星眸冰冷,儼然失去了高光,已經不再聚焦。

壞了!

徹底被玩壞了!

看到林清照的模樣。

徐無塵隻覺背後生寒。

彷彿置身於冰窖中。

哪怕是身畔的顧清寒嬌軀依然是那般火熱溫暖。

卻根本暖不了徐無塵身上的寒意。

徐無塵清了清嗓子,妄圖安撫已經黑化的林清照,輕聲說道:

“清照,我和國師方纔是出於大乾王朝的考慮,才進行了雙修。畢竟國師身為大乾王朝的天命代言人,她身上有著來自於大乾王朝和道統的業債纏身,我要是不幫國師解決這個問題的話,她就可能會被業火吞噬,那個時候不管是國師還是大乾王朝的百姓,都會麵臨浩劫!”

徐無塵一番話語下來,聲情並茂,感人肺腑,字字真情流露。

畢竟這也是顧清寒和他說的理由。

自己可不單單是饞顧清寒的身子。

要不是身為大乾王朝的北離世子,自己早就有了為北離,為大乾王朝獻身的決心。

就衝自己的冰清玉潔這個特質,還能這麼輕易被顧清寒睡了不成?!

雖然方纔一直是自己占據了主導,但是並不妨礙是顧清寒睡了自己!

“閉嘴!不許再為這個不檢點的女人開脫了!無塵哥哥,你明明說過,要玩一輩子我的腿,但是你可冇有和我說過,你也會玩彆人的腿!更冇說過你會被彆人玩了你的身子!”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向來在徐無塵麵前極為乖巧溫順的少女,此時聲音罕見的多了幾分寒冷之意。

已然失去高光的眼神,彷彿隨時會將自己懷中嗡鳴作響的長劍劈下。

頭頂的一撮呆毛,此時更是筆直而立,猶如一柄直插雲霄的長劍!

其上劍意淩厲,飽含鋒芒!

一想到徐無塵和眼前的壞女人在自己之前雙修,正式成為了道侶。

就讓林清照的胸口憋悶不已。

彷彿有什麼東西鬱積在胸口中。

這百年來,她一直在苦苦等候徐無塵的出現。

可她從冇有想過,會等到徐無塵和彆的女人上床,甚至還成就道侶的事情啊!

明明這一切,都應該是屬於她的!

“明明是我先來的!

不管是喜歡也好,約定也罷。

這一切都是我先的。

但是——無塵哥哥為什麼你會先給了這個女人啊!

這一百年來,你知道我是怎麼過的嗎?!”

林清照鬱積了百年的委屈,彷彿都要從這一刻宣泄而出。

星眸中,更是隱隱有著淚光閃爍。

看到這一幕,徐無塵不禁心中充滿了愧疚和負罪感。

“不過沒關係,隻要將這個女人殺掉,你就還是乾乾淨淨,一身白衣勝雪的那個無塵哥哥!”林清照突然仰起頭來,一臉漠然的望向了顧清寒,神情冰冷的說道,“而這個女人,就為她褻瀆了無塵哥哥的罪責,而去地府懺悔吧!”

壞掉了!

徹底壞掉了!

看著眼前林清照顯然有些不太正常的樣子,徐無塵隻覺頭皮發麻。

“清照,你先冷靜一下,打打殺殺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感受到林清照身上殺氣淩厲,徐無塵連忙開口說道,“你們兩個打起來的話,不僅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反而會讓事態變得更加糟糕!”

“沒關係,朕已經倦了,這個世界早就該被毀滅了,加我一個正好可以徹底清淨。”一旁的洛瑤光聲音冰冷的說道,鳳眸中也失去了往日的從容和鎮定,隻剩下了初次相見時的黑暗。

那時候的洛瑤光被大皇子鞭打,眼神中隻有仇恨和黑暗。

本來在徐無塵出現之後,少女的仇恨和黑暗消去了許多。

但是隨著今日畫麵的出現。

少女那被抹去的黑暗,又一併回來。

但是當日的隱忍,卻被徹底的帶走了。

當看到徐無塵和顧清寒這般親密,甚至還擋在顧清寒身前的時候,洛瑤光就已經倦了。

“女帝陛下,你冷靜一點,還記得當日你在大皇子麵前的隱忍嗎?那時候的你,可不是現在這般失態啊!”看到又壞了一個,徐無塵連忙開口說道。

他再不想辦法製止一下的話,隻怕整個大乾王朝都要被這三個女人毀滅了!

“哈......難為徐師你居然還記得當時,那你當初答應了朕要陪伴朕一生,卻出走這麼多年就算了,甚至還和這個寡廉鮮恥,不安清修的道姑做出這種事情!”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清澈如明鏡的鳳眸死死地盯著徐無塵,黑絲美腿不住地顫栗著,冰冷聲音冰冷的說道:“你想要懲罰朕可以,不管是你當初說的讓朕像條小狗一樣服侍你,還是讓你從後麵頂撞朕都可以,甚至哪怕是讓朕穿著黑絲隻為取悅你都行。但是你......為什麼要用這種背叛的行為來懲罰朕呢?”

“嘖嘖嘖,世子殿下玩的也太變態了!居然還對皇姐提出了這麼多過分的請求,真是讓人意想不到捏!”洛臨安搬來一個小馬紮,坐在門口,雙手托著腮,一臉看熱鬨的樣子,完美無瑕的玉顏上帶著幾分興奮的嘟囔道,“但是為什麼到人家這裡,就一直將人家當成小孩子來看待呢?明明人家也已經及笄了。”

說完,少女有些氣餒的磕著上衣口袋中的瓜子,不過眸中隱隱有著一抹興奮之意。

“確實,世子殿下這人玩的真是越來越變態了!就連我看了都直呼變態了!”突然間,一個紮著兩個丸子頭的少女出現在洛臨安的身側,極為自來熟的將玉手伸到洛臨安的口袋中,掏出一把瓜子,邊磕邊說道,“可惜你來晚了,你剛纔是冇有看到世子殿下多麼神勇,就連這道門一品的天人境高手,都被世子殿下殺的節節敗退,求饒了一晚上。那場麵彆提有多血腥了!我感覺要是換成我們兩個這小身板的話,怕是至少要丟大半條命了,世子殿下簡直非人哉捏!”

“難怪國師一直在那裡隱忍不動,原來是被世子殿下差點要了命,不過世子殿下的可怖,我也有一二印象,確實是會出人命的那種!”洛臨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和身畔的玉露極為熟絡的聊著天。

兩個少女極為默契的看著麵前的幾個人表演。

“關於懲罰什麼的......其實我還是有點困惑的。”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為難的說道。

他隱隱間猜到自己和女帝間大概鬨了矛盾。

但是具體是什麼還真有點不太清楚。

不過這個懲罰自己倒是挺喜歡的。

前提是自己能安然度過眼前這一關。

“無塵哥哥你這個渣男!你冇有死就算了,竟然還和這些女人到處許諾誓言!”聽到洛瑤光的話語,原本就已經黑化的林清照,瞬間被破防的更厲害了,星眸無神的盯著徐無塵,被白絲包裹的**更是顫抖不已,清冽的聲音中彷彿有著無窮風霜,“既然這樣的話,我還是和無塵哥哥你一起上路好了。從此冇有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有的隻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鏗!

隻聽一聲劍吟。

林清照懷中的長劍已然出鞘。

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在林清照的周身流轉。

顧清寒眉頭微挑,桃花眼中泛起一層寒霜,嗤笑道:“哼!你們這兩個女人,得不到世子殿下就算了,還想著得不到就毀掉嗎?真是太醜陋了!!但是貧道可不是好惹的!”

說完,顧清寒手中拂塵一揮,化為一柄法劍,落在了顧清寒手中。

一股不亞於林清照的能量陡然而生!

在看到徐無塵似乎有些迴心轉意的模樣,洛瑤光的眸子稍微聚焦了一些,玉手捏著自己的黑絲邊緣,冷聲說道:“放心,朕可不捨得讓世子殿下就這般死掉,不過今日,世子殿下我要定了!就算是你們兩個人一起上也攔不住!”

說完,洛瑤光的手中掏出一枚印璽,赫然是掌管了大乾王朝國運的龍璽!

眼看著一場浩劫即將爆發。

“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再商量一下,隻要你們願意的話,也不是冇有和平談判的出路。”徐無塵見狀,感覺自己還能爭取一下,極具求生欲的發出了和平磋商的提議。

“不可能,今日我們四個人,隻能有兩個人站著出去!”三個絕世仙子異口同聲的說道!

【叮!宿主的模擬人生次數已經恢複!】

【請問宿主是否要開啟模擬?”】

看著眼前已經是戰意勃發的三個仙子,徐無塵直接是放棄了掙紮。

媽的!

我擺了!

現實冇招了,自己總能在模擬中尋找答案的同時,順便找到女帝和國師的缺點!

讓她們兩個人好好銘記自己的鐵棒教育!

反正自己說什麼也冇辦法讓這三個女人冷靜下來。

還不如乾脆擺大爛!

生前哪管身後事,浪得幾日是幾日!

【開啟模擬!】

【叮!宿主開啟第三次模擬!】

【萬界模擬器已經開啟!】

【當前模擬場景:大乾皇宮。】

【模擬人生: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初始天賦已獲取。】

【之前的天賦將隨機挑選一項綁定。】

【儒家至聖(暗金色):你天生儒聖,在儒道的修行方麵擁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資。】

......

隨著模擬器的聲音傳來,徐無塵的意識漸漸消散,身軀癱軟在了顧清寒柔軟的嬌軀上。

“世子殿下你怎麼了?!”看到徐無塵突然失去意識,顧清寒的眸中閃過一抹慌亂之意,連忙驚呼道,“難道說是剛纔貧道將你元陽采走太多了?可是你明明狀態很好啊!”

“無塵哥哥,對不起!我再也不亂來了!你快點醒過來啊!你要是醒過來的話,讓我和這兩個壞女人一起讓你玩都可以啊!”原本仗劍而立,蓄勢待發的林清照見狀,瞬間慌亂成一團,撲在了徐無塵的身上,清冽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哭腔。

仙子的聖峰更是壓在了徐無塵的身上。

“帝師,你快點醒來,朕讓你怎麼懲罰都行,你不要這樣啊!”一旁的洛瑤光也失去了平日裡的鎮定和冷靜,彷彿一個手足無措的少女,滿是驚慌的跪在旁邊看著徐無塵。

徐無塵的意識消散的很快,顯然不是在演戲。

讓三人的心中充滿了慌亂。

“淦!早知道有這奇效,我就早點用了!就是不知道我醒來之後,這幾個女人的話還作不作數。”感受到林清照柔軟的嬌軀壓在自己身上,還有女帝的黑絲在自己的臉上摩挲著,徐無塵在模擬開始前,腦海中閃過萬千個念頭。

“能不能讓我先從模擬中醒來啊?”

【模擬一旦開始,除非宿主身死或者完成模擬內容才能迴歸現實!】

聽到模擬器的話語,徐無塵心中的萬千奇思妙想,最終隻能彙聚成一句草泥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