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日裡,府中明顯比往常多了幾分凝重和戒備,甚至多了許多陌生的人,你知道他們都是父親年輕時所拜入的宗門之人,是你父親的同門師兄弟。】

【聯想到之前你在山寨中所獲得的魂殿令牌,你心頭的不安,讓你決定去詢問父親究竟發生了什麼。】

【麵對你的再三追問,三緘其口的父親終於說出了真相。】

【原來林清照的身上蘊含了天大的秘密。】

【在林清照出生的那一日,天降異象。】

【紫氣東來,氤氳皇朝。百鳥朝鳳,萬劍齊鳴。兩月相承,晨見東方。九星一線,天地異色!】

【這一幕,讓整個大奉為之震動!】

【大奉司天監連夜召開了一場秘密會議。】

【會議的內容無人知曉,隻知那段時日,皇城經常有強者外出,四處探訪,似乎是尋找著什麼蹤跡。】

【而大奉背後的神秘勢力魂殿也為之轟動。】

【這一切,都是你父親從宗門那裡得知的訊息。】

【這一切的一切,都有著不好的預感,而林清照的父親和你的父親是至交,】

【為了庇護林清照,林清照的父母隱藏了林清照真實的出生日期。】

【他們本以為這個辦法可以避開風險,這些年也一直風平浪靜。】

【可是紙終究包不住火,那魂殿似乎有什麼獨特的辦法,突然將目標鎖定在了林家身上。林清照的父母察覺到不妙之後,為了保護林清照,將林清照托付給了你的父親,本想著暫避風頭,便想辦法將林清照送出大荒境,可是那魂殿還是注意到了你們徐家。】

【得知這一切後,你向父親提出了逃跑的建議,趁那魂殿冇有行動前,你們搶先離開這裡,想辦法離開大荒境。可是父親卻拒絕了你的提議,因為你們不動則已,一動而全域性皆動!大奉皇朝身處大荒境,而大荒境是荒蕪之地,想要離開難如登天。除非能夠得到其他皇朝或者大宗門的支援,不然你們隻有死路一條。你的父親懷揣僥倖心理,希望可以避開災難!】

【你深刻的明白,妥協和沉默,隻會迎來災難。所以你堅持想要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由你帶著林清照秘密轉移,逃離此地。】

【看著你堅定的眼神,你的父親動搖了,最後同意了你的請求。】

【就在你們安排好計劃,準備行動的時候,突然外麵喊殺聲震天,一群神秘的修士到來了!】

【你非常清楚,這是魂殿的人和司天監的人來了!】

【淒厲的哀嚎,滔天的焰火,瞬間吞冇了這個你生活了十六年的家!】

【你的父親於匆忙中囑咐你帶著林清照逃離此地,前往他之前安排好的暗樁。】

【看著父親剛毅的麵容,你才發現這個養育了你十六年的男人,此時竟然無比的蒼老,眉宇間還泛著些許自責和遺憾。】

【忍著內心的不捨和痛苦,你前往了後院,打算帶林清照逃離此地。】

【考慮到敵人可能會在後院埋伏,你決定帶林清照從看似最危險的地方逃離,那就是正門!此時整個徐府亂成一團,前門更是有無數奴仆意圖紛湧而出。混亂下魂殿和司天監未必能注意到你和林清照。】

【嘈雜的動靜,淒厲的哀嚎,漫天的火光,還有刺鼻的血腥味,你生活了多年的府邸,即將化為一片焦土……】

嗒嗒嗒!

嘈雜的腳步聲迴盪在府邸上。

伴隨著各種物事被撞倒在地的響聲。

“嗚啊!”

一聲聲慘叫不絕於耳。

有來自於無辜的仆人的,也有來自於那些守家護院的武師。

數丈高的火焰,在牆麵上倒映出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的模樣。

濃鬱的血腥味直撲鼻腔。

饒是早已適應的徐無塵,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身畔從未見過這般人間煉獄的林清照更是嚇得小臉煞白。

嬌軀微微的顫抖著,玉手緊緊地攥著手中的寶劍。

“不用怕,我在。”察覺到林清照的緊張和畏怯,徐無塵聲音平靜的說道。

現在顯然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

隻有沉著冷靜,才能解決眼前困境。

後門早已經有敵人埋伏了,而且那兩個六品修士隻是開胃菜,後麵肯定還有後手。

反而是最危險的前門,現在成了比較安全的地方!

俗話說得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君不見,多少故事裡的龍套炮灰想要從後門逃走,尚未來得及出門就被早有預料的對手一刀砍了頭去!

“嗯……”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緊張的情緒稍微緩和了幾分,眉宇間的畏懼之色也散去了一些。

看著徐無塵修長的身影,林清照感受到了幾分安全感。

順著人潮,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很快就趁亂離開了徐府的大門。

二人剛踏出大門,尚未來得及離去,眼前便赫然出現數名神秘修士。

這些神秘修士身著灰色長袍,身上繚繞著霧氣,麵容更是籠罩在一層黑色的麵紗之下,隻露出兩個漆黑的眼眶,看不到瞳孔。

彷彿一個個鬼魅一般的生物,讓人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這兩人看起來極為不凡,有可能是那徐府的麒麟兒和目標人物!”一個神秘修士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徐無塵和林清照,冷聲下達了命令,“殿主交代過了,不能放走他們,務必將這兩個人生擒!”

“是!”

隨著一聲令下,眾人立即行動開來!

咻咻咻!

瞬間這幾名修士立即將徐無塵和林清照團團圍住!

發現自己的計劃通失效,徐無塵眼神微凝。

捏媽媽的,這些反派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說好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而且一般來說,這些龍套不都應該是瞎子嗎?!

按照正常的發展路線,應該是這些修士明明看著他們兩個人跑了出來,卻在那漫無目的的搜尋!

現在居然一眼就看出了他們兩個人是人中龍鳳?!

果然電視劇都是哄小孩和女人的!

徐無塵發現,這個模擬器似乎有點過分的逼真!

不過這一切,徐無塵也早有預料。

好歹也是個人生模擬,逼真一點才正常。

況且他也不認為今日這魂殿會讓他們二人輕易逃離此地。

轟!

隨著一聲嗡鳴,魂殿修士紛紛體內靈力湧動,聯手朝著徐無塵和林清照襲來!

眾人體內六品的真氣瞬間一展無遺,和徐無塵第一次模擬時的境界相同!

“將我交出去吧,他們要找的人是我!”看到眼前絕境,林清照抱著懷中長劍,怯懦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堅定和決絕,大有壯士斷腕的姿態!

“我還不至於為了求生,將一個女孩子交出去。”徐無塵搖了搖頭,輕笑著拒絕了林清照的提議。

“……”看著眼前徐無塵的身影,林清照輕咬櫻唇,絕美的玉顏上湧出複雜的情緒。

“你若真想幫到我,不妨將你這柄劍暫且借我一用。”看到林清照似乎心有自責,徐無塵輕聲說道。

林清照聞言一怔,抱著長劍的手微微顫抖。

隻是猶豫了一瞬間,林清照稚嫩的容顏上便閃過一抹堅定之色,擲地有聲的說道:“好。”

說完,少女將懷中的劍遞向了徐無塵。

徐無塵伸手從林清照手中接過長劍。

負手執劍而立。

“小子我奉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免受皮肉之苦!”看到徐無塵妄圖反抗,為首的修士一臉不屑的道。

在他們的眼裡,徐無塵一個少年,縱然天資卓絕,又怎麼可能比得上他們百餘年的苦修!

徐無塵淡淡的說道:“我這人向來不敬鬼神不敬人,更不敬你們這些不人不鬼不神的貨色!”

“哈哈哈!那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到底是隻有這張嘴硬,還是身手也夠硬!”修士頭領冷笑道。

“你這笑聲,味兒不夠。”徐無塵凝視了修士頭領數秒,然後搖了搖頭說道。

“什麼意思?”修士頭領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身為反派,你應該發出桀桀桀的笑聲,那才符合你的身份。”徐無塵好心的提醒道,順帶著示範了一下他剛穿越時研究的反派笑聲。

“噗嗤!”

一旁的林清照忍俊不禁的發出一聲嗤笑,原本心頭的恐懼也在徐無塵的安撫下緩和了許多。

“你小子,莫不是在捉弄我們?!”修士頭領瞬間臉色鐵青的說道。

眼前這小子都要死到臨頭了,還有心思戲弄他們!

真以為病貓不咬人,他們是老虎?!

看著眼前襲來的眾人,徐無塵腳掌輕踏,手掌微微用力。

鏗!

長劍出鞘!

氣貫長虹!

“諸君,且聽龍吟!”

ps:推薦一本朋友的書。

黎夏穿越到了龍門,並綁定了一個【夢境人生模擬器】,可以在夢中模擬各種各樣的人生。

每到晚上,他都會樂此不疲地嘗試著模擬自己的人生。

【當前模擬場景:烏薩斯凍原】

【第一日,一名埃拉菲亞少女正在被一名烏薩斯刁民追殺,而你隻是一個衣不裹體的難民。你看到那刁民身上的大襖,過於嚴寒的天氣讓你決定鋌而走險,你用一塊石頭從背後砸死了那名刁民,搶走了他的大襖,並將他埋在雪地裡,你知道你不是什麼英雄,你隻是——想要活下去。】

【本次模擬獎勵:漆黑意誌】

……

黎夏一直以為他在夢境裡模擬的人生都是虛擬的,直到有一天,陳Sir突然拿著他在整合運動裡與塔露拉的親密合照氣勢洶洶地來到茶館質問他:

“這照片是你嗎?”

“不是!”

“我說這照片他就是你!”

“老陳,你肯定是認錯了,這照片真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