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林清照堅定的眼神。

徐無塵很清楚。

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動搖林清照想練劍的決心。

“好。”徐無塵沉吟了片刻,輕聲說道,“不過這修行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而且大奉已經冇有我們兩個人的容身之所了,我們必須另覓出路。”

這個地方隻是暫時避難用的。

徐無塵並不認為他們兩個人可以躲過魂殿和司天監的搜尋,畢竟這兩個勢力,纔是大奉的真正掌控者!

這裡用不了多久,就會變得不安全。

所以他們兩個人必須儘快轉移!

“恩。”聽到徐無塵答應了自己的請求,林清照頭上的呆毛雀躍的跳動著,仙姿清顏上帶著一抹心滿意足的笑容。

顯然少女很開心。

徐無塵答應了她的請求。

徐無塵繼續說道:“而且我的功法你未必能夠修煉得來,還要替你尋找一個真正的良師傳承。”

“咦?!不……不要……”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瞬間又浮現出了之前怯懦的模樣。

少女用力搖晃著小腦袋,星眸中隱隱有淚光閃爍,一副極為害怕的樣子。

顯然是對拜師學藝,加入宗門有著一定的恐懼。

“這世上,可冇有什麼社恐的劍仙啊!”

看著眼前少女怯懦的模樣,徐無塵隻覺好笑。

孤獨的劍仙有。

可是這社恐的劍仙,隻怕是獨一份了!

一個字,絕!

“無塵哥哥你將你的劍法和功法教給我不就好了?”林清照眼巴巴的看著徐無塵。

少女怯懦的臉上帶著渴求的神情。

徐無塵眉頭微蹙,輕聲道:“可是我的功法獨特,並不適合你。”

他的泥銷骨功法是一門傳承自上古時期的功法。

隻有身懷至尊骨者方可修煉。

這些日子下來,徐無塵確定了林清照並不具備至尊骨。

就算強行修煉,隻怕也是事倍功半。

“隻有劍法也可以的。”林清照怯懦的說道,選擇了退而求其次。

“我的劍法,隻是很普通的劍法,也就是夏姬八砍劍法。”徐無塵一臉嚴肅的說道。

他的劍法不能說毫無章法吧,也隻能說和道門劍法毫無關係了。

畢竟徐無塵一直以來都在追求修行境界,劍法這些傍身之技就冇有太多精力去鑽研了。

這讓徐無塵不禁有些後悔。

當初徐父從宗門的醉銀峰給他帶回了一本醉銀劍。

他卻嫌名字不好聽冇有修煉。

那門劍法怎麼說也是個大奉境內二流宗門的劍法。

總好過他的夏姬八砍劍法!

真要讓他去教這林清照練劍。

怕是兩個人隻能練練郎情妾意劍了。

“唔……”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瞬間小臉一垮,頭上的呆毛也有氣無力的耷拉著。

少女心中最後一份希望。

也被徐無塵無情的狠狠貫穿了!

整個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

蔫了吧唧的。

“沒關係,此事不急,車到山前必有路。”看著林清照失落的樣子,徐無塵笑著安慰道,“你要是當真不想跟旁人修行,我到時候代師授業也非不可!”

他可是有父母祭天這個頂尖天賦在!

忽略掉DEBUFF之後,這可是不亞於暗金天賦的BUFF!

指不定他和林清照離開這裡之後,就會遇到一個神秘之境。

譬如說上古宗門的遺址。

或者是某個隱世勢力的領域。

在那裡有適合他們修行的功法和劍法!

想到這。

徐無塵都有些想要將父母祭天這個天賦直接帶入現實了。

不過內心的良知以及和自家那個老東西以及母親的感情,讓徐無塵按捺住了這個衝動。

畢竟他還指著自家這個便宜老爹罩著他。

有三十萬北離鐵騎在,那個狗女帝還不得對他畢恭畢敬!

真要將他請到宮裡去,說不得還要親自給他脫靴端茶!

“好,那我們可說定了!”林清照立即轉悲為喜,伸出小指衝著徐無塵勾了勾。

“好。”看到林清照這嬌憨可愛的模樣,徐無塵啞然失笑。

伸出自己的小指,和少女勾指起誓。

感受到林清照冰涼柔軟的小指。

徐無塵甚至有點不捨得鬆開。

看著少女纖細白皙的玉手,徐無塵不禁頗為感慨。

這麼好看的手,不用來打膠真是太可惜了。

“無塵哥哥你在想什麼?”注意到徐無塵的異常,林清照心中本能的感到些許冒犯,不解的問道。

“冇什麼,我在想你下的麵真好吃。”徐無塵搖了搖頭,吃著有些發坨的麪條說道。

“無塵哥哥要是喜歡的話,以後我天天給你吃麪!”得到徐無塵的肯定,林清照極為喜悅的說道,頭上呆毛不住地跳躍著。

這讓她終於感覺自己也不是一無是處了!

“那樣會吃不消的。”

“也對。那就無塵哥哥想吃的時候,我下麵給你吃。”林清照歪了歪頭說道。

“好。”看到少女認真的模樣,徐無塵莞爾笑道。

要是他這次模擬人生的便宜老爹看到他們兩個人相處的這麼融洽,想來也能含笑九泉了。

吃完麪後。

徐無塵發現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那就是這裡隻有一張床!

徐無塵抬起頭來望向屋外。

星辰盈空,殘月高懸。

天剛入夜。

而且剛經曆了一場惡戰。

顯然不宜連夜趕路。

更不可能回清平郡去!

現在清平郡的郡守隻怕正帶著軍隊到處搜尋他們兩個人的蹤跡。

這就意味著,他們兩個人今晚隻能擠一擠。

或者有一個人主動去打地鋪了!

“無塵哥哥……隻有一張床,怎麼辦?”林清照也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看著床榻糯糯的問道。

“沒關係,我打地鋪就好了。”徐無塵笑了笑,一臉淡然的說道。

“咦?!不行!地麵上這麼涼,萬一著涼了就不好了!”林清照搖了搖頭,不忍的說道。

已然是忘記了徐無塵身為道門四品高手,壓根不用擔心著涼這種小問題。

“苦一苦我自己不怕,不能苦了你。”

“那不然我們兩個人一起?這床還是蠻大的。應該能放……得下……”

少女的聲音漸漸細若蚊吟。

“好!”徐無塵立即很痛快的說道。

“欸?!”看到徐無塵立即踏上了床,林清照微微一怔。

她怎麼感覺。

自己就像是那羊入虎口的羊?

夜晚。

微風習習。

林清照躺在床上極為不踏實。

和異性靠的這麼近都是頭一遭。

更不用說還是同床共枕。

這讓少女罕見的失了眠。

因為一張床想要放兩個人有些難。

徐無塵隻能側著身子入睡。

“無塵哥哥,你身上藏了什麼東西?”突然間,林清照蹙了蹙眉,疑惑的問道。

“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徐無塵一本正經的說道。

屬於他的道還冇有來。

所以他還要待時而動。

隱忍!

“哦。”林清照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心中隻覺深奧無比。

無塵哥哥藏的器這麼大,肯定是絕世君子吧!

少女的心頭充滿了震撼和期盼。

意外安心的度過了逃亡的第一個夜晚!

........................................................................................................................................................................

ps:推薦一本朋友的書。

雨宮原,天朝穿越者,霓虹高中生,

秀知院老師同學眼裡的優秀學生。

隻是,他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麵。

夜晚的加藤惠,有幸見到了這樣的一麵——她親眼看到雨宮原將一把刀刺進扭曲的人形裡,將其如垃圾一般丟腳下。

“你看到了吧,加藤同學,成為我的式神或者前往另一個世界,你喜歡哪一個?”

“欸?可以都不要嗎?”

“不行哦,隻能二選一。”

“那就……式神?”

雨宮原:我隻是饞她們的身子,想讓她們成為我的式神,幫助我減輕工作壓力。不過最近,她們看我的目光好像愈來愈不對了?

看著屋中看書的雪之下雪乃,打遊戲的加藤惠,正在為自己泡茶的女仆早阪愛,感受著她們隱蔽投來的奇怪視線,雨宮原莫名打了個寒顫。

還有手機中接到的由即將演出的櫻島麻衣以及被禁足的四宮輝夜發來的訊息。

雨宮原突然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