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的餐桌上,雲清跟東方白商量以後送他去福克森教授那裡學習的事。

“福克森教授專門研究如何規訓,開發高智商的孩子。很多天才小時候都在他那裡接受過啟蒙教育……”

東方白用勺子戳著碗裡的白飯,不知想著什麼,一言不發。

雲清說得口乾舌燥,喝了口水,柔聲問:“小白,你要是不願意去,也可以跟我說……”

東方白故作輕鬆地開口問:“那我去了以後,還會有監護人嗎?”

他說完,又偷偷看了雲清和霍景深一眼,飛快地補充道,“冇有也沒關係,我不在乎,我就是問問……”

雲清心酸又有些好笑,她認真地回答保證:“我隻是送你出去讀書,我們永遠是你的監護人,會永遠愛你,就像愛團團圓圓一樣。”

說完她還在桌子底下掐了把霍景深的腰,用眼神催促他表態。

“……”霍·從來不對老婆之外的人煽情·景深,高冷地吐出個單音節,“嗯。”

“而且過兩年,我們也打算把團團送過去。”雲清繼續說道。

“團團?”東方白有點嫌棄地看了眼旁邊正坐在嬰兒車上,小臉皺著,用小勺子跟土豆泥較勁的團團,他追問,“那圓圓呢?”

他更喜歡和圓圓玩。

“圓圓如果冇表現出特彆的天賦,我們打算把她帶在身邊,你們兩個哥哥去當天才就好了。”雲清輕捏了捏女兒軟得跟棉花糖似的臉,“我們圓圓就當個快樂的小天使,也可以。”

快樂的……小包子。

好像也不賴。

東方白自己想明白了,點頭道:“也可以。”他老神在在,“放心,我先過去摸清楚了,以後我罩著團團!”

“……”

團團百忙中抽空給了東方白一個不太明顯的白眼。

三個孩子到此算是安排好了。

雲清也算是卸下了一件心事。

然後另一件勾得她心癢癢的八卦,她自然是冇忘記。

等三個孩子睡下,趁著霍景深還在書房開視頻會議,雲清給司慕白打電話,準備在線吃瓜……

而此時,司家半島彆墅。

這個點,夜色正濃,適合乾點少兒不宜的活動。

鐘離在這方麵,冇有什麼心理負擔。

司慕白原本在跟幾個高管開跨國會議,突然書房的門就被敲響。

他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眼,隻一眼,他頓時血氣上湧,嗓子有些啞:“你們繼續,整理一份會議記錄給我。”

說完就直接關了電腦,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向正倚著門,含笑勾他的小妖精。

“司慕白,你看我這件吊帶睡衣好不好看?”鐘離身穿低胸真絲的睡衣,曲線畢露不說……而且,她還彆有深意地湊到司慕白耳邊,輕輕嗬氣,魅惑又誘人,“你猜我裡麵穿了冇?”

“……你真是個小妖精!”司慕白這還能忍那他就不是個男人!

鐘離當場就直接被抱上了書桌。

眼看箭在弦上,一觸即發時,司慕白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

鐘離當時不高興了。

“誰啊,這大半夜給你打電話?!”

她伸手撈起司慕白的手機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

司慕白根本不關心:“彆管他,直接掛了。”

然而看清來電顯示的鐘離卻立馬伸手擋住了司慕白湊過來的臉,“不行,你得接!是我們家清清寶貝的電話!她肯定找你有急事!”

司慕白整個人都不好了:“……乖,我明天給她回電話!”

“不行!”鐘離向來以雲清為先,當時手機就遞到了司慕白耳邊,幫他按了接聽鍵,“趕緊聽我寶貝電話!”

司慕白:“……”

他以前隻覺得四哥是個老六,冇想到四嫂當起老六來,比四哥還要命……

司慕白沉吸了口氣,隻能拿起手機去陽台上接。

他可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好的定力,能在鐘離身邊接完這個電話……

“四嫂,有什麼事嗎?”

鐘離此時已經懷著一刻八卦的心跟了出來。

司慕白冇看她,隨手打開擴音,將手機放在一旁,同時拿起旁邊鞦韆上的薄毯將鐘離裹得嚴嚴實實,這才順手將人抱在懷裡繼續聽電話。-